顶点中文
会员书架
首页 >耽美综合 >枕叔 > 第77章 077

第77章 077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第七十七章

寒酥愣了一下。她望向封岌的目光挪开,明显有一时的躲闪。她放下手中的朱笔,站起身后习惯性地整理了下裙摆,说:“我这就去了。”

她步履款款地往外走,经过封岌身侧的时候却明显加快了一点脚步。

封岌立而不动,略侧眼望着寒酥的裙角在他的视线里消失。他朝书案走过去,于其后坐下,拉开抽屉,取出一张纸。

他上半身略向后仰,靠着椅背,神态颇有几分悠闲地默读着摊开在掌心的文章。

这张纸上所书正是寒酥写的那篇对他的赞词。

他让人抄录了一份,今早已经读过六次。

长舟从外面进来,瞥一眼就知封岌在看什么,毕竟封岌正是吩咐他去要了那篇赞词。这长舟就有些不懂了。表姑娘确实有文采,文章写得好。可以将军的名望,这些年听过太多歌颂赞扬。翻来覆去也就那些词,他早该听腻了才是。这就因为写的人不一样,态度就转得这么突兀长舟既理解又不理解。

他垂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恭敬禀话:“将军,北齐的使臣到了京城。带着他们的公主,有和亲之意。”

封岌唇畔的笑意立消。

“还有一件事。”长舟道,“殷蔷也来了京城。”

封岌略诧异。据他所知,殷蔷在北齐也是主战派,别看是个女郎,却是个嗜血的,她该留在北齐边地,不该轻易入大荆的京都。

带着她的红裂军封岌问。

长舟摇头:“没有。”

封岌思索了片刻,立刻了然。半晌,他自语般道:

寒酥进了宫,被宫人引路带去考核的地方。寒酥不是第一个到的,屋内已经坐了五六个妇人。寒酥端正入了座,先到的几个妇人上下打量着,颇为意外她这般年轻。

过了一会儿,又到了两位妇人。如此,一共八个人就到齐了。

小太监捧着空白画卷一一送到书案上,细着嗓子说道:“这第一考,画的是仙境。”

另一个小太监在香炉里插上一支粗香,清雅的香气需要一点时间才会慢慢漾开。

仙境

画景画人物皆常见,可谁也没见过仙境啊这如何绘画听这小太监的意思,这还只是第一考,第一考就这么难

在座的几位妇人都有些犯难,一边思量着,一边陆续拿起了画笔。

寒酥觉得这一题确实有难度,不仅考验画工,还要考验画师的想法。其他人都开始作画,唯她还端坐在那里,没有什么头绪。

身在困境里的人要如何想象仙人们居住的地方

即使再身在卑微地,心中也当有仙境。

寒酥唇畔悄然浮现一抹笑,挽袖提笔。

一幅幅仙境妙景图陆续完工。管事太监令小太监小心翼翼将画完的画卷收起来。

寒酥不是第一个画完,也不是最后一个。

小太监收到她这里,瞧见她与旁人的仙境完全不同的画作,不由愣了一下。

等最后一个人也完成了作品,被小太监收上去。管事太监客客气气地说:“还请几位先生移步,往花园去参加第二考,也是最后一考。”

寒酥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新鲜的称呼先生。

管事太监将几个人引去花园,道:“烦请几位先生在这里等候片刻。”

他说完这话,便带着小太监及刚收上来的仙境画卷,走了。

几位妇人等了好一阵子,也不见人过来,不由面面相觑,又隐约猜到了这第二题是什么。

又过了一阵子,远处有宫人簇拥的步辇这往这边来。候在花园里的这几个人都正色起来。

寒酥望了一眼,看见一片鲜艳的颜色,心道自己没猜错。给公主当老师,这第二题恐怕是公主的眼缘。

封岌事先告诉过她,这次是给元敏和元慧两位公主聘师。这两位公主一个十三,一个八岁。

此时乘着步辇过来的,正是这两位公主。

寒酥和旁人一起毕恭毕敬地向两位公主行礼。

“免礼。”

元敏公主话音刚落,寒酥直起身时恰好听见一声软糯的哈欠声。

元敏公主弯眸看向身边的妹妹,笑话她:“又瞌睡,还没上课呢就瞌睡。”

元慧哼哼了一声,小手轻拍了一下,悦声:“快选人呐”

她从步辇上跑下来,直接跑进八个人中间,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想挑一个慈眉善目的。

她一下子被寒酥脸上的红梅吸引了目光,她娇娇地抬着小下巴,问:“你为什么要在脸上画梅花这是今春新时兴的妆容吗”

“回公主的话,民女脸上有疤痕,作画镶着免惊了殿下。”

元慧公主“咦”了一声,道:“可否蹲下来让我瞧一瞧”

寒酥依言。

元慧公主睁大了眼睛仔细去瞧,待瞧清了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小手拍着自己的胸脯,喃喃:“真的有好粗的疤哦。”

“元慧。”元敏公主朝她招手,将妹妹招到身边,她微笑着看向几位女先生,闲谈般问了几个问题。与书画无关,只让众人报了家门。

这第二考,很快结束。

结果今日却是没出。

寒酥的那幅仙境图,画的并非仙境。如此来画有些大胆。待结束了考核,回去的马车上,寒酥心里才有一点忐忑。不知道收上去的仙境图要送到什么面前品鉴。

不过寒酥虽然忐忑,只是放在心里,面上仍然从容淡然。一旁的翠微却急得不行。寒酥一个人进宫,侍女不可跟随。翠微在宫门外等了许久,急得团团转,待见寒酥出来,她立马迎上去询问,得知今日不出结果,她更是急切。

她不知道第几次嘟囔:“怎么就不能给个痛快呢娘子,您有把握的对吧”

寒酥对她微笑,宽慰:“今日去的几位先生各有所长,能不能中选就看缘分了。能选中是好事,没被选中,也有在宫外赚钱的自由。”

翠微想想也是,她点点头,道:“宫里规矩多得吓人反正不管有没有选中都是好事”

她冲寒酥笑,笑得傻乎乎。

马车拐歪时,寒酥轻挑垂帘,从窗口往外望去,巍峨的皇宫已经有些距离了。

她是希望被选中的。

一,这是拿皇家俸禄的差事,这是会被公主称“先生”的差事,无人不心动。

二,这是她接近皇贵妃的机会。

正如她先前所想,若要除掉汪文康有两条路,一从他自身入手,二是从皇贵妃入手。毕竟汪文康之所以如此嚣张,全是因为皇贵妃。

寒酥轻轻蹙眉。

原先分析时,认为皇贵妃是汪文康嚣张气焰的源头,绊倒皇贵妃才能一劳永逸。可别说扳倒皇贵妃,就连见一面都难如登天。而如今竟真的有机会进宫接近

不过寒酥也十分清楚,这事情太危险。若非十全周密的计划,她绝不敢冒险。若有一个闪失,不仅她死无葬身之地,还会连累身边许多人性命。

回家前,寒酥去买了一串糖葫芦带给妹妹。

寒笙最近练字少了,反而是花更多的时间捧着她的笛子吹奏。见她疏于功课,寒酥有一点想督促,可见她捧着笛子喜欢得紧,又想到最近她日日要扎针挨疼,终究是不忍心对她要求太严苛。

寒酥刚将糖葫芦递给妹妹,三夫人那边就来了人请她过去说话。

“慢慢吃。等姐姐从姨母那里回来再带你去施针。”寒酥习惯性地屈起食指轻刮一下妹妹的鼻梁。

寒酥到三夫人屋子时,封朗月和封锦茵都在。她们两个坐在一起,正在看三夫人修一个手鞠。这手鞠原是三夫人前年做来给封锦茵玩的,不小心被封珞弄坏了,她们两个跑过来找三夫人修补。

三夫人抬眼对寒酥笑,朝她招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询问:“如何”

封朗月和封锦茵也都竖起耳朵来,想知道寒酥今日进宫的结果。

“只是交上去一幅画,还没有出结果。”寒酥道。

“那可说什么时候有结果”三夫人追问。

寒酥摇头:“没说。”

三夫人“哦”了一声,压下心里的着急,故意用浑然不在意的语气道:“不急,慢慢等消息吧。”

寒酥轻嗯了一声,微笑着说:“同去的几位先生都很厉害,反正我也已经尽力了,若没选上也不算什么憾事。”

“这么想很好。”三夫人点头笑道。

三夫人令人拿了鲜果,然后不怎么说话,继续修补着手鞠。反正还没到该带妹妹去治疗的时辰,寒酥也没走,陪在姨母身边看她修补。

寒酥抬眼,目光温柔地望着姨母。她很喜欢看姨母做这些针线活,姨母垂眸专注的侧脸有几分母亲的影子。

她望着姨母,恍惚间想到以前扑在母亲怀里撒娇的时光。

寒酥快速地眨了下眼睛忍下不合时宜的酸湿,抿唇而笑。

“对了,我听二哥哥说北齐人送了个公主来和亲。”封朗月说。她又紧接着问:“那咱们也要出一个公主到北齐去吗”

封锦茵完全不懂这些事情,用询问的目光望向三夫人。

三夫人叹了口气,道:“说不好。这得看上面那些官老爷们的意思。”

寒酥向来不赞赏和亲这事,表达两国友谊非要牺牲一个公主吗更何况寒酥并不希望大荆与北齐议和。

但凡家中有人亡于北齐人之手,谁又愿意议和呢

“我还听说一件事”封朗月突然压低了声音,“二哥哥说北齐人还送了个女人给二叔”

“给赫延王送女人”三夫人摇摇头,“这是谄媚也没找着好路子。”

封锦茵鄙夷地呸了一声,道:“咱们中原那么多名门闺秀,二伯父都不稀罕,怎么可能稀罕他们北齐的女人”

封朗月双手托腮,若有所思地说:“可是我听二哥哥说那个女人和二叔认识好些年了呢,原先还是个女将军”

“女将军那岂不是膀大腰粗的悍妇”封锦茵睁大了眼睛,“他们北齐人连送女人都知道送什么样的”三夫人已经修好了手里的手鞠,递给她们俩:“修好了。”

封锦茵和封朗月立刻没了闲话的兴致,匆匆道谢之后,就捧着手鞠到封锦茵屋里玩去了。

三夫人目送她们两个出去,一边在侍女捧来的水中净手,一边对寒酥说话:“笙笙最近的治疗如何了”

没得到回应,她转头望向寒酥:“小酥”

寒酥这才回过神来:“什么”

三夫人温柔一笑:“想什么这么出神”

寒酥掖了掖鬓边的碎发,说:“可能是进宫折腾了一日有些累。”

“是不是该带笙笙去治眼睛了”

“是。”寒酥站起身来,“我这就去了。”

寒酥临走前,三夫人又叮嘱:“也别总为你妹妹奔波,该交给下人做的事情就放一放。”

寒酥牵着妹妹去衔山阁,在衔山阁院门前遇到了封岌。他从另一条路回来,风尘仆仆,才归家的模样。

“才回来”

两个人异口同声。

寒酥抿唇,封岌眼底也洇了点笑意。他先回答:“是才回来。”

寒酥牵着妹妹继续往前走了两三步,才说:“将军有伤在身,当注意身体,多静养。”

“好。”封岌应。

寒酥便不再说话了。

穿过庭院,再往前走却是两个方向。寒酥牵着妹妹往师太医的住处去,目不斜视,不去看不同路的封岌。

封岌停下脚步,一手负于身后目送寒酥的背影,立在原地等候。

寒酥知道封岌会在外面等她。她将妹妹交到师从初手上后,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刻出去,而是询问了几句磨了一点时间,才走出去。

出去前,寒酥也说不清楚自己希望封岌还等在那里,还是已经不在那里等待。

等她真的看见封岌仍立在原地等她时,霎时有和煦的春风拂面,春池亦被温柔吹皱。

她走到封岌面前,问:“将军什么时候出征”

封岌以为她又是盼着他快些离京,他像上次那样搪塞:“快了吧。”

却见寒酥蹙了眉。

她眉宇间浮现几许担忧,愁声:“伤还没好呢。”

封岌眼中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唇角牵出一丝笑来。他牵起寒酥的手,牵着她往他书房去。

寒酥习惯性地环顾不见人影,才敢与他相握。

到了封岌书房前的甬路,云帆穿过游廊迎上来禀话:“将军,北齐使臣把殷蔷送过来了。他说殷蔷仰慕将军愿给将军为奴为婢。”

云帆禀完这话,自己先皱了眉。

封岌只是随意地点了下头,继续往前走。

寒酥却有些惊讶地看向他。这些年不是没有人给封岌送女人,可是无一例外都被他赶走了,甚至他身边的人不需要向他禀话,直接就能撵人。

这回,他要留下那个北齐女人吗

寒酥一时惊讶,又不由想起封朗月的话那个女人和二叔认识好些年了呢,原先还是个女将军

寒酥走神间,被封岌牵进了书房。云帆在第一时间帮忙关了书房的门。

寒酥在关门声中回过神来,紧接着她人就已经被封岌提腰抱起,他在椅子里坐下,将寒酥放在腿上。

他将人圈在怀里,手搭在她腰侧,习惯性地捏一捏她腰上的细肉,道:“和我说说今日进宫可顺利”

“还好。”寒酥吐出两个字,态度疏离。

寒酥摸到封岌搭在她腰侧的手,轻推他,却没推开。她垂眸道:“匆匆送妹妹过来,脸上的红梅还没擦,我得回去擦洗整理掉。”

封岌探究的目光落过来。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