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 神仙美眷(1 / 1)

聊斋炼丹师 多脑鱼 7236 字 3天前

同进二十七年,夏。

夏日炎炎,黄豆躺在葫芦藤下纳凉。他的身边跟着蛮细腰。除了蛮细腰,还有一群半大的小狗。

这些小狗,都是正在训练的梅山犬。上一年从金华带来了很多小狗,一些小狗经过筛选训练,已经成了梅山犬。

还有大部分的狗被淘汰下来。但是这些被淘汰下来的狗,也因为品相好,训练足,通人性,被天门县的爱狗人士购买抱养了。

就算是被淘汰的狗,还是比一般的狗要好很多的。

这些狗子经过第一次繁衍,有的小狗又被选入梅山犬的训练。

负责训练的是黄豆,今天他正带着小狗训练,现在是中途休息时间,他就允许小狗在葫芦藤下纳凉。

小狗是活泼好动的,小倩左手一只狗,右手一只狗,也和它们玩在一起。整个家中,就属小倩就无忧无虑了。

也可能是因为这种无忧无虑,让小倩深得家中各种小动物和家人喜欢。平常和小倩形影不离的小蝙蝠,这会儿也去出任务了。

别小看小蝙蝠,觉醒了女土蝠的血脉后,她的实力是一天一个样。现在也经常带着张家人一起出任务。

这次他们的任务,是去大乾境外抓牛妖

根据探子来报,在天门县外,有一群野牛妖迁徙来了。这群野牛妖占据了一方山头,正在拦路抢劫。

受商会所托,天门县张家人就去解决这群妖精,顺便还能将那些牛妖抓回来当劳力用。

现在妖精紧缺,已经有人打起妖精的主意,想要抓妖精来卖赚钱。

不过,妖精,特别是牛妖马妖这种力大的妖精,可不是一般人能抓捕的。这需要一支强悍的队伍,要有修士配合,才有可能成功。

在天门县,能有这个能力的,目前只有张家。张家那一百男丁,各个都是高手,如果带上狐兵,那可是所向披靡的。

这渐渐的,张家在天门县,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除了张巍之外,这些张家人凭借强悍的身体,也能打出一片天地的。特别是在赵清平的训练下,他们现在还会武道,实力是更强了。

张巍此时正在县衙用印,虽然县衙的事情有陈枝蕊处理,但是有时候,他还是要来用印签字的。

陈枝蕊像是女秘书一样,手中拿着一沓卷宗,让张巍签字用印。

此时张巍就是一个无情的印章机器,不断的签字印章,将这些积累下来的卷宗全部处理干净。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差役忽然在外禀告:“大老爷,有一个自称是天门湖神的使者,在外求见。”

张巍听后,就说:“让他进来。”

不多时,一个嘴边长着肉须,一副凸出鱼眼的家伙就走了进来。

他一进门,就跪在地上对张巍行了一个五体投地大礼,然后说道:“天门湖湖神,慈姑娘娘麾下,巡湖校尉查干儿,见过张巍大老爷”

张巍见他行了如此大礼,就笑着说:“起来吧,怎么用如此大礼”

这妖精没有站起来,而是继续跪着说:“这是小人第一次见到大老爷,心中激动。大老爷果然如皓月一般高洁明亮小人能见得真颜,实乃三生有幸”

听见这话,连陈枝蕊都不由得侧目了。这妖精,能拍马屁,也会拍马屁啊

张巍听了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你这妖精,难道是蜜鱼成精嘴怎么这么甜”

这鱼一听,当即就说:“这都是小人的肺腑之言,万万不敢夸大。”

张巍笑着摆摆手,说:“行了,起来吧,我这里不兴跪着说话。”

听见张巍如此说,这鱼妖终于站起来,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弓着腰,然后说道:“禀告大老爷,我家娘娘和李山神结为神仙眷侣,特命我来邀请大老爷见礼的。”

张巍一听,当即就感兴趣了,他说:“哦这倒是一件喜事,这李清贵最终还是成了啊。”

这鱼妖说道:“姑爷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家娘娘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自然是应允的。”

说着,这鱼妖从怀中取出一封烫金红绸请帖,恭敬的放在张巍的桌上,说道:“吉时定在六月十四,届时还请大老爷赏脸光临。”

张巍接过请柬,然后从怀中取出一枚红钱丢给他说:“你也辛苦了,拿着喝茶吧。”

这鱼妖看着这枚红钱,脸上一喜,当即就拜了拜张巍说:“多谢大老爷赏”

又行了一礼,这鱼妖才恭敬的离去。

而张巍则是打开请柬看了看,然后笑着对陈枝蕊说:“这是天门湖神慈姑娘娘和湖边一小山的山神李清贵,想不到这李清贵最终还是成了啊。”

陈枝蕊笑了笑,说:“那你要备上一份怎么样的礼物”

张巍笑着说:“看看情况吧。我是要好好准备一番的。”这两个神,都是他的好友,礼物自然也不能太普通。

两个神仙喜结连理,这件事在天门县凡间倒是没有什么波浪,但是在修行界和神道,这也是一件大事。

天门湖神,可是三品的大神,虽然那山神平平无奇,但是冲着这大神的面子,也是要去祝贺一番的。

此时的天门湖中,也是诸事繁忙。慈姑是头一遭遇上这种事情,而她本来是不想要大操大办的。

但是夫妻俩一合计,这要请的人可不少啊。

慈姑原来是淮水水君的麾下属神,而且地位还不低。她的婚事,这淮水一系的水神不可能不来的吧。

淮水水系是天下四大水系之一,这有名有姓的水神就有十几位,还有那些不知名的河流小神,这些虽然不用请,但是如果别人来了,也不能赶走别人不是。

然后除了这原来的同事,慈姑还有自己的朋友闺蜜。就算她平常再怎么不交际,但是也是有几个好友的。她的两个重要的闺蜜,一个是淮安公主,一个是华山的丹霞元君,丹霞元君不用说。但是这淮安公主是个爱热闹的。

她必然会叫上一大票的人来的,这婚礼别人来了就是客,也不可能赶走别人不是。

这是慈姑娘娘这边的。

另一边的李清贵就更夸张了。他的身份特殊,而且本人又爱交朋友,要邀请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凶神恶煞这个组织的人是要来的。还有他五湖四海,三山五岳的朋友也是要来的,这一估计,又是百来个宾客。

好嘛,这么一算,两百个人是跑不了的。慈姑原来想着,邀请三五个好友热闹一下就算了,这打算是彻底落空了。

只能大操大办了

其实也是,慈姑现在已经是大神了,这不操办一番,确实是和她的身份不符

为此,慈姑的水晶宫可是忙翻了她对于这种事情一点主意都没有的,就请了她的闺蜜淮安公主来主持。

而淮安公主可是个中老手,当即带来了三百多侍女、仆从、厨子,就要将这件事给好好操办起来

淮安公主在淮水身份特殊,作为前水君之女,而前水君又是妖庭人士。所以尽管她被封了一个淮安公主的神位,但是她也只是一个光吃香火,不能做事的神。平日除了吃喝玩乐,大办宴会之外,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做。

这可谓是专业对口啊。

然后,华山的丹霞元君也来了,这两个女神,就是慈姑的唯二朋友了。

婚礼前事情繁多,忙得慈姑晕头转向,她这种社恐性格的人,一下就受不了了,甚至有了婚前忧虑症。好在丹霞元君不断的安慰她,总算没有发展到玉玉症。

这个时候,丹霞元君正在和她说着话。一个小鱼妖游了进来,然后对着慈姑说道:“娘娘,张巍张大人的回执到了。”

听见这话,慈姑的脸色好了一些,她说道:“拿来我看看。”

这送去请柬,按照规矩来说,是要回应的。首先表明你会不会到,然后客气的问一下,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的吗

这都是礼节。在现代也是,收到朋友请柬,就客气的问一声,有什么要帮忙的,或者是接亲,或者是当司机之类的。

结婚的人也要聪明一些,可不能明天要别人当司机,今天才告诉他。这很不礼貌的,万一别人明天只打算去吃个喜酒就算了呢

张巍的回执就写的很客气,表明当天自己一定会去。而且会早点去。然后再问问需要什么帮忙的。

离得这么近,有什么要帮忙的也是应该的。

慈姑当即就回了一封信,表示自己这边并不需要帮忙,你人到就行了。

等到她写完信交给小妖,这丹霞元君就说:“你们夫妻俩和张巍很熟吗”

慈姑点点头,说:“很熟,你也知道,我的这个神职就是张巍推荐的,而且我们夫妻也和他多有交集,所以很熟的。”

丹霞元君想了想,决定和自己的闺蜜说一个八卦。

“你知道吗泰山府君还打算将碧霞元君许配给张巍呢”

果然,女人都是喜欢听八卦的,这话一出,慈姑就不淡定了,她瞪大眼睛说:“还有这事这可是大事啊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她开始怀疑自己的闺蜜是不是传假消息。

丹霞元君当即就说:“这没有传出来,是因为张巍拒绝了因为那个时候,他已经成亲了。他不愿意休了妻子娶碧霞元君”

“啊”慈姑当即就愣了。堂堂泰山府君的女儿,难道还要赶着趟嫁给别人吗这太不可思议了

丹霞元君认真的点点头,表示这件事是真的。

她和碧霞元君只相差一个字,这就说明其实两人的赦封是同一位格的。但是丹霞元君的父亲只是华山山神,虽然也是名山大神,但是和碧霞元君的父亲,一位真仙比起来就差太多了

这就像是皇帝的女儿和郡王的女儿,可能都封了公主,但是这两个公主可是天差地别的。

以前两个女神就经常较劲,但是后来实在比不过,丹霞元君就灭了这方面的心思,不过关于碧霞元君的事情,她还是很上心的。

既然故事的男女主角慈姑都知道,那么这个八卦就能继续了。

丹霞元君说道:“听我父亲说,这是泰山府君想要拉拢张巍,但是张巍拒绝之后,估计就恶了泰山府君。恐怕要穿小鞋了。”

怎么着,招惹一个真仙之后,这小鞋都要箍脚的。

慈姑听了这话,心中还是对张巍挺惋惜的,倒不是惋惜他不娶碧霞元君,而是因为这种事情,就恶了一个真仙。

“这不愿意娶就算了嘛,这不是强人所难嘛”慈姑小声的埋怨道。

“谁说不是呢,我如果遇上这种事情,我就不能让父亲这样做”丹霞元君说道。

两女说着八卦,这个时候,李清贵走了进来。

正聊着八卦的丹霞元君一看,就笑着说:“你们夫妻聊吧,我就先离开了。”说完,她对李清贵点点头,走出房门。

李清贵目送她离去,然后才坐下说:“你们聊什么这么开心”

慈姑想了一下,就将张巍和碧霞元君的事情告诉了李清贵。

听完这话,李清贵却是皱了皱眉头,说:“这件事,我也有耳风。但是我觉得这是无稽之谈,不过既然丹霞都这么说了,我估计可能真的此事”

听见丈夫这句话,慈姑没有关注其他的,只是关注了两个字丹霞李清贵什么时候和丹霞如此亲近了,居然直呼尊号

如果是以前,她才不会如此多心,但是现在的她正是婚姻焦虑症的时候,难免就会多想。

她想了一下,然后自己笑了笑,这不称呼丹霞为丹霞,那叫丹霞娘娘吗这也太生分了。

李清贵倒是不知道慈姑此时心中的想法,他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有些朋友,就对张巍很有兴趣了”

说道这里,他就住口不谈了。然后就是一些夫妻之间的体己话。

两人聊完之后,李清贵就离开。到了门口,他看见丹霞元君还在门口等待,又对她点头示意,然后才离开。

李清贵走到外面,从怀中取出一张符箓,然后对符箓说了几句话,这符箓就无火自燃,很快化成一道轻烟消失。

此时的中天庭,海外仙山司。这里表面是一个非常闲杂的部门。天庭因为神仙冗余,这种机构也冗余。不然发钱都没有借口。

但是这个海外仙山司,或者海外三山司,在背地里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凶神恶煞的大本营。

就像是顶尖的特工组织一般都建立在修鞋店中,顶尖的研究院都隐藏在精神病院中。这海外仙山司,也因为凶神恶煞而不简单。

李清贵的这张符箓飞到了海外仙山司,里面闲的蛋疼的神仙接到之后,就是精神一振,然后就递交上去。

不多时,海外仙山司的神,就开始去核对消息了。

过了几个时辰,张巍的这一消息就被确定了。

仙山司的司长,苏三数看了看这报告,就对手下说:“让飞得恶别去管那人了,他爱来不来。叫他去接触一下张巍,看看他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凶神。”

这手下点点头,然后就出门了。

走出门之后,这手下想了一下,又拐进了另外一个门。这门口则是写着副司长。

他来到这里,对副司长桌后的阴柔俊俏男子说道:“副司长大人,司长大人让飞得恶去拉拢张巍。”

这阴柔俊俏的男子一听,当即就说:“这张巍不是泰山学社的人吗他怎么可能去拉拢他。”

这人递出一份材料说:“因为张巍已经和泰山府君闹掰了。”

这男子接过报告看了看,然后说:“这会不会是泰山府君的一个局”

这人淡淡的说:“我们凶神恶煞,还没有资格让一位真仙对我们设局,他真的要干,不用设局的。”

听见这话,这阴柔俊俏的男子哑然一笑,居然还有几分呆萌俏丽然后点点头说:“你说的也是。行吧,就让三叔去招揽他,回头我拉拢过来就行”

这人点点头,再次离开。

凡间,一个年轻人正在纠缠左千户。这年轻人说道:“你这么强,加入我们凶神吧,到时候我们一起斩妖除魔,何其快哉”

此时的年轻人鼻青脸肿,显然是已经被揍了一顿。

白衣左千户淡淡的说:“你要是还聒噪,下一刀,就斩了你的神躯”

这年轻人听了,当即背后一凉,但是他还是想要最后挣扎一下。

他还想开口说什么,这个时候,左千户终于不耐烦了。他说了一句:“音斩”

然后就取下长刀对着这个年轻人砍了过去

这人一惊,以为他终于要下杀手了。但是下一刻,这刀落在他的面前就停下了。

年轻人松了口气,这人还是个有原则的好人的,不滥杀无辜然后他就开口说道:“”

他愣了愣,不死心的又继续说道:“”

这下他有些慌了,连忙喊道:“”

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放声大喊:“”

完了他哑巴了他猛然想起刚刚这人说了一句“音斩”难道是因为这个

想到这里,这年轻人脸上一惊,这人连声音都能斩走,而不伤人吗

这是什么刀法

这个时候,左千户看着前方的林海,淡淡的说:“如果你还不走,我就将你声音彻底斩断,让你一辈子都说不出话。”

这年轻人终于是没有办法了,他只能对着左千户躬躬身,然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等他离开,左千户才淡淡的笑道:“我又变强了”

这人走了很远,他才终于“啊”的一声喊了出来。然后他才放下心来,说道:“好险,恢复了真的是恐怖,声音都能斩断吗这是什么刀法啊,这个世界居然有这样的刀客”

就在他心中又惊又喜的时候,天空忽然飞来一张符咒。

他接过符咒之后,然后就说:“什么要去拉拢张巍这靠谱吗”

他将符箓毁了,然后说:“算了,反正要去参加李清贵的婚礼,顺便就去看看吧。”

转眼间,时间就到了六月十四。张巍带着一家子狐狸精,还有小倩、陈枝蕊他们去参加慈姑的婚礼。

张巍驾着云,带着众人降临到天门湖边。

此时的天门湖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在漩涡中央,就是裸露出来的水晶宫。这是方便一些不熟悉水性的神仙,特意如此做的。

天门湖边的村子此时也喜气洋洋,因为尊神也给他们送了礼物,说几句吉祥话就能得到礼物。

张巍落在水晶宫之前,李清贵就急匆匆的走了出来,然后对着张巍就是一阵寒暄。

张巍笑着说:“李兄可是如愿以偿了”

李清贵哈哈大笑,说道:“还是得到了张兄的帮助啊”然后他一看,却发现张巍已经炼虚了

他脸色一惊,然后说道:“这还要恭喜张兄修为大进”

张巍笑着摆了摆手,说:“侥幸,侥幸”

两人说着,就有迎宾的小妖过来,接张巍他们进入水晶宫。

张巍他们是来的很早的,而神仙结婚,也没有太多人间的讲究。大家就去和新娘子见面。

今天的慈姑娘娘穿着红色的新娘服,头上戴着凤冠,端是端庄无比。

女眷们都上去恭贺。而这个时候,淮安公主则是来到张巍的身边,她对张巍行了个礼,然后说道:“张大人可还记得小女子”

张巍连忙说:“怎能忘记淮安公主殿下。”

淮安公主笑了笑,说:“你没有休妻成为泰山府君的女婿,果然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张巍听见这话,这消息怎么好像全世界都知道了啊

大家寒暄几句,这个时候,就听见迎宾大声的唱道:“淮水水君,携淮水水神,来贺”

淮安公主听见这话,就皱皱眉对张巍说:“今天我还负责招待宾客,就不和你聊了。”说完,她告罪一声,就向着门外走去。

不多时,就看见一个英武的男子,穿着一件玄黑贴金的衮服,头戴十二疏冕冠,带着一众神仙走了进来。

这就是淮水水君楚项王,他能来参加慈姑的婚礼,这就是很大的面子了

7017k

x:,,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