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5章 太子,翅膀硬了啊~(1 / 1)

对于汉十一年春、夏,长安朝堂公卿百官仅有的印象,便只有两件事。

——太子出少府石砖、调吕氏私粮,发少府官奴、引自来之民壮,彻修郑国渠。

——太子于长陵遇刺,而后尽除关中粮商,推行粮米专营!

除了这两件事,没有人知道这一年春天,太子刘盈在渭北,究竟经历了什么。

只是从这一年春天开始,一向以‘温善’‘仁厚’的形象示人的太子刘盈,便一改往日小心谨慎,不求无功、但求无过的作态,转而在朝堂之上,愈发强势了起来。

尤其是在有关民生的事务,如水利、税赋、征役等方面,刘盈的执拗和强势,更是较之乃父刘邦更甚!

汉十一年夏四月,彻底结束郑国渠整修工作,从三原折返长安的刘盈,举行了监国之后,第一次由刘盈亲自主持的朝仪。

与此同时,数千里外的赵都邯郸,也终是等来了曲逆侯陈平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刘邦暂驻的行宫之外······

·

“咳咳!”

“咳咳咳!!!”

“呵~~~吐!”

当陈平来到行宫之外,还没来得及赞拜,就听殿内,传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听闻殿内的响动,陈平的眉头应声皱起,面色顿时焦急起来。

不过片刻,殿内缓步走出的一道身影,终是让陈平心下稍安。

“曲逆侯,陛下有请······”

听着这一声略有些阴柔,又沙哑到令人有些难受的嗓音,陈平却并没有应声跨入殿门,而是快速上前两步,面色凝重的一拱手。

“敢请问令公!”

“陛下这是······”

意有所指的止住话头,见眼前的宦者令不见开口的架势,陈平又似恍然大悟般,顺手从怀里摸出一块碎金,不着痕迹的塞进了老宦者令的衣袖之内。

见陈平此举,老宦者令只稍一犹豫,便低头笑着,将碎金收回了衣袖之内,面色淡然的一躬身。

“陛下无大恙。”

“只今,正值春、秋交替之际,陛下偶染风寒而已······”

听闻此言,陈平终是做出一副长松一口气的神情,对老宦者令一拱手。

——其实,无论眼前的老太监说什么,陈平心中的担忧,都已经在片刻之间消失。

原因很简单:自己递出去的金子,老太监收了。

如果刘邦真有什么大问题,那在‘天子病危’的微妙时间点,刘邦身边的婢女、寺人,绝对会做出一副人均包青天的架势!

所以,陈平的关注点,并不在老太监的话语之上。

只要金子能送出去,那就足以说明:刘邦即便是病了,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嗯······”

“虽今无恙,然此,亦非吉兆啊······”

忧心忡忡的思虑着,陈平终还是在殿外脱下布履,解下佩剑,在老宦者令的引导下,走入了刘邦所在的大殿之内。

只不过,才刚入殿片刻,陈平便感到一股令人烦躁的热气,毫无预兆的朝自己扑面而来!

略有些疑惑地抬起头,就见硕大的殿内,竟陈列着一个个五尺长宽,近四尺高的暖炉;一根又一根细柴,被炉边的寺人宦官扔进炉内的熊熊烈火之中,不时发出‘噼啪’之声。

继续走上前,陈平便看见殿内北侧,那似是拔地而起的高台之上,天子刘邦正披着一张厚厚的絮被,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曲逆侯臣平,敬拜陛下~”

规规矩矩一拜,待耳边传来一声微弱至极的‘免礼’,陈平便再度抬起头。

这一台头,陈平终于清楚地看见:天子刘邦所端坐着的软榻周围,已是被十数个暖炉围了一圈!

天子刘邦披着厚被,盘腿坐于软榻之上,眉头微皱,面容稍显苍白。

一旁的寺人几乎每三、五息,便会换一块沾水的绢布,将刘邦额角、颊侧的汗水拭去。

如此足足半刻,待陈平都感觉到后背处的衣衫,已是被汗水浸了个透,刘邦才终于缓缓睁开眼。

“呼~”

“今日,便且如此吧······”

悠然一声轻语,便见刘邦缓缓侧过头,看着静静侍立于一旁的宦者令,朝软榻周围一努嘴。

“这些,留下。”

“余者,皆去了······”

天子一声令下,殿内的寺人、郎官自是不敢怠慢,不片刻的功夫,便二三人合力,将殿内那十几个暖炉尽数撤下。

感受到身侧的炙热消失,陈平也是暗自抹了把额头,暗自稍松了口气。

而后,便是刘邦面色略有些虚弱的抬起头,再度望向殿门处的宦者令。

“殿外候着。”

“若无召,任何人不得入内。”

又是一声轻微,却又不容置疑的吩咐声,偌大的正殿之内,终是只剩下跪坐着的陈平,以及端坐上首的刘邦两道身影。

便见刘邦缓缓抬起无力的胳膊,朝陈平微一招手。

“如何?”

“朕之所问,太子以何言对之?”

待陈平躬身上前,刘邦便示意陈平在榻旁安坐,又淡然发出一问,便再次闭上了双眼。

见刘邦问起正事,陈平也只好先放下心中忧虑,稍一措辞,便对刘邦稍一拱手。

“禀不下。”

“臣得陛下之令回转长安,抵长安当日,便直入未央而会太子当面!”

“陛下所托之事,臣亦······”

话说一半,陈平突然一止话头,终还是暗自一咬牙。

“陛下所托之事,臣,厘办大半······”

“嗯?”

陈平略带心虚的话语刚道出口,便见刘邦突而睁开眼,皱眉望向身侧的陈平。

目光晦暗的盯着陈平好一会儿,刘邦才终是再度闭上双眼。

“说说吧······”

闻言,陈平心下赶忙松了口气,又悄悄擦了擦额角的汗水,才将此行之事,尽数摆在了刘邦面前。

“臣入未央而会太子,当即宣陛下诏谕,以平抑粮价之事相托,又代陛下赐赤霄剑与太子。”

“太子见赤霄剑而面露惶恐,再三推辞,称‘不敢受’;臣言劝良久,太子终受剑。”

“然纵受,太子亦未曾身系赤霄,反于当晚沐浴更衣,奉赤霄剑于长信宫御榻之上,言:此陛下虽身离长安,然帝威尚在······”

听着陈平语调平稳的道出这番话,刘邦却并未睁开眼,只紧了紧身上的后背,旋即一声哼笑。

“嘿······”

“倒也无愧皇后耳提面命,亲身训诫十数载······”

听闻刘邦这一声没由来的低语,陈平只稍一沉吟,便继续道:“待太子受剑,臣便同酂侯同至太子宫客堂,以陛下所托之事,相问于太子当面。”

“臣首问者,便乃太子前时,着相府广布政令,尽除关中粮商米贾,以专营米粮事······”

说着,陈平不由略带试探的抬起头,见刘邦仍是一副老僧入定的架势,也只好再度低下头。

“于粮米官营一事,太子言:农者,国之本也;粮者,农之本也。”

“粮米之事,虽面似小,然其关乎民之生计、征讨之耗用!”

“又商者,末业也;以商贾末业,操粮米农本之事,此实本末倒置,遗祸于万世也······”

听陈平说到这里,刘邦终是微微一颔首,却并没有睁开眼,也并未开口。

就见陈平继续道:“太子意,农为国本,粮又乃农本,粮米之货卖、存储事,便当由朝堂亲视,九卿之一全掌之。”

“又今关东未平,内史未置,故粮米专营一事,当由少府全掌······”

听到这里,刘邦终是面带笑意的睁开眼,片刻之前都还尽显病态的面容,都似是稍带上了些许血色。

“关东未平······内史未置······”

“少府主粮米官营事······”

轻轻发出两声呢喃,刘邦便笑着一叹气,稍挺直腰板,目光撒向了殿门之外。

‘农为国本,粮为农本’的说法,刘邦自然是明白,接受起来也毫无问题。

至于刘盈‘粮米事关社稷安稳,当由朝堂亲视,九卿之一掌之’的说法,刘邦虽然觉得稍有些夸张,倒也还能面前接受。

——按照刘盈所言,粮食,准确的说是‘粮价’,直接关乎到百姓能不能吃饱肚子,又关系到大军征讨的后勤供应。

说得再简单点,粮价,直接与‘民生’和‘征讨’挂钩。

而‘民生’和‘征讨’的重要性,纵观古今,恐怕都没有第二个君王,能有刘邦了解的这般透彻!

汉室,是如何鼎立的?

天子刘邦,是如何一统天下,为汉太祖的?

——授民田爵,以安天下民心;讨伐关东,尽除天下不臣!

‘爱民’和‘尚武’,几乎就是刘邦鼎立汉祚的过程中,最最核心的关键!

如果说,国之大事,唯戎与祀,那汉之大事,就该是‘唯戎与民’!

这样说来,粮食的重要性,就算还没到刘盈所说的‘必须有长安中枢直接控制,九卿级别的属衙全权负责’的地步,也绝对差不了多少。

而刘盈这个回复中,真正让刘邦感到眼前一亮的,是刘盈针对‘全掌粮米专营’的九卿,所做出的选择。

——少府。

在汉九卿当中,少府是个什么地位?

如果按当下,九卿属衙的实权和政治资本来说,撇开闲置的内史和宗正,其余七者,少府几乎是稳坐倒数第一!

其余六者,虽然有太仆这样理论上具有‘掌天下马政’,当下却只能为刘邦驾马的倒霉蛋,也有奉常那样理论上是‘九卿之首’,实则只能负责祭祀的清水衙门,但再如何,这些属衙也多少有点实权。

如太仆,虽然如今的汉室,没有足够多的马,让太仆兴‘马政’,但未央、长乐两宫内的马厩,也养着几百匹专用于驶辇的马。

天下各地,起码关中各地,每个数十里的驿站通讯系统,理论上也归属太仆管辖。

说的再直白点:太仆再惨,也起码有权力制定官用马匹的分配、调度。

而少府,在汉室成立至今,这过往足足六年的时间里,唯一拿得出手的政绩,就是一座长乐宫,一座未央宫。

——就连长乐、未央两宫,其实也是丞相萧何挂名,少府具体负责建造!

再加上刘邦无奈之下,命令少府用秦半两铸造汉三铢,又使得少府本就不多的储蓄,朝着‘一无所有’的方向告诉飞奔。

毫不夸张的说:若是从实际职权来看,如今的少府,就是九卿里的弟中弟!

但作为天子,刘邦心里十分清楚:在九卿当中,少府,究竟是怎样特殊的存在······

“匠作少府,掌山海池泽之税,以给供养;全掌东、西织室,以主官布事······”

“另军中甲盾、剑戟、戈矢,民之铜钱,皆由少府铸之;军械入武库,钱、布储内帑······”

“岁入口赋至少府内帑,以为宫讳、天子之用度;凡武库之械、内帑之赀,外朝不可问······”

“外朝不可问······”

“嘿嘿······”

目光涣散的望向殿门之外,在心中默念出当初,自己亲手划定的‘少府职权’,刘邦的嘴角之上,悄然挂上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前些时日,长安来报:太子似言少府阳城延,当同萧何稍敬而远?”

毫无征兆的发出这么一问,便见刘邦缓缓侧过头,意味深长的望向身侧的陈平。

“曲逆侯此归长安,于此事,可有所耳闻?”

听刘邦莫名其妙的发出这一问,陈平顾不上思考,便赶忙一拱手。

“确有。”

“于此事,长安朝堂略有风闻,乃言太子似不喜酂侯同少府私交过密。”

说着,陈平不由又是稍一皱眉。

“然臣抵长安,而面太子之时,萧相国亦在侧。”

“臣观萧相国之面容,丝毫不见萧相因此事,而于太子疏远?”

待陈平面带困惑的道出此语,刘邦终又是一笑,满是感怀摇了摇头,悠然长出一口气。

“羽翮(hé)已就······”

“太子,羽翮已就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