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
会员书架
首页 >科幻灵异 >秘境昭歌 > 第一百零九章:情报何等重要

第一百零九章:情报何等重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宁儿第一次在睿羽别院过夜,由于昨夜睡前已经跟百灵和海燕约好早起,当生物钟准时在清晨提示她醒来后,耳畔便响起别院后的竹海被清晨微风抚弄得发出一阵阵沙沙声响,一种好听、勾起她乡间童年时光美好记忆的声音,如若一阙从奶奶口中哼出能够抚慰心灵的催眠曲,让她不想睁开眼睛,似有再度沉沉欲睡愿望

“哒哒,哒哒,十妹妹”

海燕敲门很轻,声音很柔,但宁儿听到后还是伸展了下娇躯后撑身而起,揉着不愿睁开的惺松睡眼懒懒说,“来了,七姐姐。”

门外的海燕和百灵相视一笑,理解宁儿昨日为若水的婚礼几乎是劳心又劳力,累得早上起不来很正常,而两人在昨日也发现了宁儿的不俗才能,就像一个统揽战局的指挥者,不慌不乱沉着应战,大小诸事考虑得十分周到

让百灵和海燕从心里佩服之至。

于是,两人交流了下眼神,海燕说,“十妹妹不急,你一会儿盥洗后记得好好用早膳,我和五姐姐先去院落接车夫,一会儿我们在别院门口集合。”

宁儿这才完全清醒,回说,“好的,有劳二位姐姐了。”

因为昨夜晚睡,三姐妹约好了,不去吵醒纤绣,让纤绣好好睡个如夹骨肉般香甜的天光眠。

之所以不用让纤绣一起走,缘于昨夜在院落喜宴时,二憨悄悄告诉宁儿,说三五八和袁练刚缺乏称手兵器,而华羽仓库里是有些兵器,但却不够精良,根本比不上廷戍营的专业军用兵器,并且最重要的,也缺弓箭。

这怎么行宁儿知道,兵器称不称手、够不够精良,对于军人来说至关重要,当时在芬芳宫花房,她也听袁练刚说了,严历就是被三五八一箭毙命的。

略作思考,宁儿便回二憨说,“这事包在我身上,明日中午前兵器必到。”

在考虑中,宁儿的思绪就已直接瞄上了廷戍营,她想,只有廷戍营的兵器,才能让袁练刚和三五八用得更习惯、更顺手。

而怎样才能把廷戍营的兵器弄到手呢,弄出廷戍营的兵器可不是开玩笑的,至少还得经秦统领批准吧宁儿很快就想出了办法,不然她也不敢在二憨面前那么爽快地就扔下一句肯定的话,因为她记起纤绣曾让她去找瑞若,找瑞若,应该就等于找了秦统领。

三五八也已经把他和袁练刚在廷戍营的六个兄弟名单交给宁儿,宁儿决定两件事当一件事来办,让瑞若伺机把廷戍营的六个兵调出来与袁、三两人见面。

宁儿计划,首先坐车辇回宫,然后还可以和百灵、海燕一起在芬芳宫沐个浴、更个衣,主要是昨日因为若水的婚礼弄得一身汗,不换内衣裤实在感到难受,回芬芳宫沐个浴换一身干净衣服,然后再带两套干净的内外衣给公主姐姐,宁儿知道,特别爱干净的公主姐姐,肯定也感到了非一般的难受。

用过早餐,和早已等候在别院门口的百灵、海燕一起上了车辇,一路上说说笑笑,回锅一番昨日婚礼过程发生的趣事,感觉很快便回到了芬芳宫。

见宁大回来,思琪便殷勤忙开了。

喝了两杯茶,侍女们报告说热水已准备好,思琪便笑说,“宁大,先去沐浴吧,好了再喝茶,舒服点。”

宁儿拉住思琪,柔柔关怀说,“思琪,芬芳宫杂事多,你也要注意休息,不要累着自己,有事了多让姐妹们帮着做,知道没”

思琪感动,微笑点头。

“还有啊,你一会儿帮殿下准备两套内外衣,沐浴后我带走,呵呵,殿下衣服也没换呢。”宁儿轻轻拥了下思琪,便转身往浴室走。

沐浴过后穿上衣服,百灵伸了伸懒腰说,“清爽啊”

海燕微笑道,“别爽了,十妹妹已经在车上等我们了。”

百灵闻言,蹙蹙眉说,“十妹妹动作这么快,不再喝杯茶走吗。”

“还喝,事重要,走啦”海燕拉了下百灵。

上车后,百灵笑问,“十妹妹,你觉得能搞定兵器吗

海燕怼道,“多此一问,十妹妹要是没把握,能这么气定神闲”

百灵瞪了眼海燕,“切,好像你很了解十妹妹似的。”

宁儿见两人又要杠上了,连忙说,“十妹想好了,就从钱震身上打开缺口。”

海燕和百灵交换了下眼神,均茫然地摇摇头。

宁儿却是神秘地笑笑。

车辇顺利出宫后,宁儿说,“七姐姐,你到后面看一下,钱震是不是已经率便衣护卫跟了上来有就有戏,如果没有,戏也就闭幕了,还得另想办法。”

海燕听宁儿这么说,神情紧张地连忙到车后观察。

宁儿亲昵地依到百灵臂膀上,心中基本有数,钱震不会失职。

百灵温柔地把头靠上宁儿的头,两人静静相依着,看上去就像两朵娇艳的花儿,竞相开放。

只是百灵不知道宁儿要走哪步棋,要是知道她想找瑞若,那还简单,只需摇身一变,变成一个廷戍营士兵到宫门口悄悄传递给当班守卫一个信息,让其向瑞若转达一下就行了。

海燕观察了一会儿,回过头来高兴道,“十妹妹,十妹妹,钱震他们跟上来了”

宁儿向海燕调皮地敬了个礼后,连忙到前窗吩咐车夫到达街口就停车。

车到街口停下后,宁儿独自下车,亭亭玉立于车后,等待钱震赶上来。

钱震见公主车辇在街口停下,接着又见到二公主霓裳飘飘站在车后,连忙翻身下马小跑上来,躬身道,“小的拜见二殿下,二殿下万福金安”

“钱组平身,上前听本宫吩咐。”宁儿自我感觉良好地说。

“小的遵命。”

宁儿轻声吩咐,“钱组,你返回宫门,让瑞若来见,本宫就在品泉居候着。”

“遵旨”钱震躬身一拜转身就走。

在围捕冉斌时,秦统领唯一带瑞若在身边,宁儿认定,瑞若必是秦统领亲信;而秦统领给公主姐姐的“诺忠信”,宁儿也看过,甚至还读给百灵、海燕听过;既然瑞若是秦统领亲信,那么,瑞若肯定也知道秦统领对公主的全面忠心,所以,她知道找瑞若就等于找了秦统领

即使交给瑞若的事情再重大,在瑞若不敢定夺的情况下,也会立即报请至秦统领面前。

在品泉居喝了两杯茶,便已见瑞若气喘吁吁地到了楼梯口。

海燕向瑞若柔柔挥手,示意瑞若上前。

瑞若快步到,躬身,“微臣拜见二殿下”

宁儿作出个沉掌手势说,“瑞队平身,看坐。”

瑞若略犹豫,觉得二公主要跟他谈事,扭扭捏捏的会误事,只好惶然地笑笑坐了下来,而百灵和海燕很懂得为宁儿造势,在瑞若快步上前时,两人就已经站起身来,像护卫一样,挺立在宁儿身后。

瑞若落座,宁儿亲自为瑞若斟了一杯茶,把瑞若惶恐得起身又坐下,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宁儿微笑说,“瑞队不必拘束,在外面我们都随意点,今日本宫找你来,是要你向秦统领通个气,本宫需要二十套刀剑弓箭,一个时辰后交给本宫,可有难处”

“禀殿下,没问题,不用一个时辰,半个时辰就够。”瑞若想都没想便点头表示。

瑞若早就得到秦世英暗示,说公主殿下接下去一定会有后手,暗示他可以无条件配合公主,要人给人,要兵器给兵器。

但瑞若转念了下想,这么多兵器从宫门运出来,怕会引起情报局特务警觉,嗫嚅着想说又不敢说。

宁儿看到瑞若神色,也很快反应出了这一点,忙说,“瑞队,刚才许是本宫考虑不周,这样吧,今日先弄四套,其余的容后再慢慢来。”

瑞若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说:“禀二殿下,四套很简单,微臣吩咐钱震从他组里整,立马便可交给二殿下。”

“好,瑞队办事神速,思虑周全,本宫甚为欣赏。”宁儿微笑夸道。

“微臣谢二殿下夸奖”

瑞若被宁儿夸得心下大喜,准备向楼梯口招手,示意钱震上前来,当着二公主面下达交付兵器命令。

而宁儿心里一直卡着一件事,前天在围捕冉斌现场,她就想趁机询问瑞若,因为在街上,又是在那种情况下,宁儿斟酌后觉得不便;今日约来了瑞若,宁儿决定三件事就当一件办了,必须把卡在心里这件重要事探询明白。

“瑞队,本宫这有一份名单,名单上的六个人,是三五八的好兄弟,你让他们明日辰正时分也到这个茶楼与三五八见面,本宫的意思,这六位如果与三五八沟通得好,本宫准备借用他们一段时间,到时请瑞队跟秦统领通个气;再有,本宫想问你一件重要事,你安排的钱震护卫组包括钱震八名士兵,是否可靠”宁儿说话时神色郑重。

“禀二殿下,那六人微臣午前就去秘密通知他们;有关钱震护卫组,先前奉秦统领之命,微臣对护卫组所有士兵底细都做过审查,况且,这次的护卫组成员,大多来自秦统领的警卫排,背景本就干净,后来,微臣遵秦统领之命,再次逐一作了审查,所以,二殿下尽可放心。”

瑞若突然感觉,这个原本是侍女的二公主,心思也是非常的细腻,对各方面细节都很注意,由她出面要这些兵器,说明公主殿下将会有大动作,这个事,他必须向秦统领汇报,以便有必要时予以暗中助力。

宁儿笑道,“那就好,本宫放心了,就让他们一会儿与本宫交接兵器吧。”

瑞若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觉得应该让长公主殿下知道,毕竟是直接关系到皇室的事

“二殿下,微臣还有事禀告。”

“瑞队请说。”

“禀二殿下,昨日听闻皇甫巴赫将军从北境回到京都,说是皇甫大小姐前几日在大街上逛街时遭人绑架,皇甫将军急急忙忙回到京都,就是为了解救皇甫大小姐,不知长公主和二殿下是否已知悉此事微臣觉得事体重大,应该向二殿下禀告。”瑞若小心谨慎说。

宁儿大吃一惊,在太后劝动了皇上准备大婚之际,突然发生皇甫大小姐被绑失踪事件,这其中到底有何究竟宁儿觉得其中所含款曲没那么简单,必须尽快告知公主姐姐。

内心虽然吃惊,但外表却尽力地保持着镇静,宁儿问,“本宫和长公主还未曾知悉此消息,瑞队,可知情报局那边有何动静”

瑞若用眼睛余光下意识扫了下左右,小声道,“自昨日傍晚起,已见情报局出动了不少特务,据说韩又凯动用了他的首席暗卫。”

“韩又凯想干什么”宁儿暗中吃惊,若是自语道。

“二殿下,据昨夜秦统领推测,韩又凯的目的是要查明皇甫大小姐是真失踪还是假失踪,如果被其所派暗卫逮到皇甫小姐,等于被抓到了假失踪把柄,韩又凯有可能以此为筹码,想要向皇甫将军换取冉斌性命,否则,皇甫将军对朝野就不好交待了。”

宁儿问,“冉斌现在什么情况”

瑞若说,“昨日上午,情报局已经向特战营表态,说冉斌罪大恶极,让特战营尽可把冉斌交接刑部处置,情报局不插手;显然,韩又凯本来是作好了弃子决定的,而皇甫小姐的被绑,给了他一个翻盘念想。”

“哼,这韩又凯也够当机立断的,显出一副大义灭亲的姿态来。”宁儿惊叹。

“面对民愤,他也知道无力救冉斌,不如显个姿态保住自己形象,微臣还听说,各地府衙突然开始大搭粥棚大举赈灾看来萧楠融也已经跳出来为韩又凯挽回颓局了。”瑞若低声禀告。

宁儿有点气,弄了冉斌半天,似乎一切并没影响到韩又凯,但好在他们开始搭粥棚又赈灾的,总算给百姓带来了点好处。

按瑞若所述,如果皇甫小姐落入情报局手中,弄不好冉斌还会有活命的机会,宁儿觉得,必须马上把昨日发生的事情报告给公主姐姐,以便出对策

“瑞队,你所禀之事,本宫一会儿就告知长公主,今日街上特务一定不少,你吩咐钱震,交接兵器时留意周围。”

“微臣遵命,二殿下万福金安”瑞若起身一拜,便转身向楼梯口等着的钱震走去。

同时,宁儿突然意识到,在宫门口的瑞若,消息十分灵通,到时候是不是应该让瑞若每日整理一份情报,由袁练刚派人与瑞若的人交接情报,这样消息也就灵通了,免得像皇甫巴赫回京、皇甫小姐失踪这种大事都得不到消息,也太滞后了

想到这一点,宁儿连忙让百灵把刚到楼梯口的瑞若找回来。

“二殿下有何旨意”回来后的瑞若躬身问。

宁儿向瑞若说了想法,最后问,“瑞队,如若每日午正时分左右就在茶楼下交接情报可方便”

瑞若对二公主能想到让他收集情报这件事感到十分震惊,倏觉这侍女出身的二公主亦非池中物,心里自是赞赏不已、佩服之极,连忙回道,“禀二殿下,微臣没问题”,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