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镇魔铃和灭魔灯(1 / 1)

混吞天地 徐长空 4493 字 3天前

“我已经告诉了教习情况,他们让我们先保持隐蔽。并且也通知了我们此处秘境中其他的队伍。他们现在在解决无法脱离的问题。”叶大方看着自己密令之中传来的消息。

事情发生之后,便有教习通过特殊手段联系到了他。

他才发现自己的密令多出一处功能,便是同在秘境之中潜伏隐藏的教习进行联系。

吴秀秀和柳大大听说可以联系教习,生出了一丝希望。

当听叶大方说,秘境五藏境无法入内,就算是教习也都是一些筑体境的教习,战力甚至不如他们队伍之中最弱的柳大大时便再次陷入了沉默。

“既然教习保持隐蔽,我们就不要待在此处了。”吴秀秀内心有些纠结。

他知道此刻离开可以暂时逃得性命保持安全,也知道若一切真的是阴谋的话,他们必定都将被献祭。

何况但是若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等死,他觉得哪怕最终逃得生天自己也会留下一世心魔。

不管是面对死去的那些同学,还是面对自己曾经逃脱的恐惧。

当他离开秘境的那一瞬,心魔就会种下。

再过几天,他便要十三岁了。

他的修道之路还很长。

他对自己有很高的期待,虽然他在一座只有三星的青高学院修炼。

虽然他只是这座三星学院最差的众生院的学生,但是他也有自己的野心和梦想。

所以,他很犹豫。

王铁牛则简单的多,他的头脑很简单,他知道自己的实力也不强,但是他就是觉得不应该就这样走,哪怕是死也总该做些什么。

柳大大也觉得,总该做些什么。

于是三人看向了叶大方。

而叶大方则看向了花磊。

他们三人只是觉得需要做些什么,但是做什么,他们都不知道。

叶大方也觉得需要做些什么,但是做什么,只有花磊可以办到。

花磊知道叶大方的意思。

叶大方希望花磊可以去破阵。

虽然花磊已经告诉他,这座阵法是一座五级的行阵,名叫封天封地封灵封神阵。

但是,他是一名七级阵法师。

他无法构建一座五级阵法,不论是行阵或者刻阵。

但是,他可以破坏。

成为阵法师之前的第一考,便是破坏。

阵法之道,先破后建。

所以,他准备试试。

……

……

当花磊和叶大方下定决心准备试试的时候,矮山峡谷之中的莫安昇也想试试,试试他自己到底有多强。

当他又一次击杀了一名中级魔灵之后,他内心的那股狂热的战意再也无法抑制,他一步便踏出阵去。

离开防御阵和迷阵的下一刻,所有原本不怎么强烈的压力,突然送四面八法涌来,这种感受可以带他回到他最初修炼的那段日子,强烈的危机感让他畅快无比。

他刚刚一口深呼吸,便有一道红色幽光从天而降。

“躲在乌龟壳里奈你不得,居然还敢出来招摇过市,真真是找死!”

说话者正是魔王手下负责围剿人类少年的十大魔将之一,高级顶尖魔灵,奎天将布溶。

随他一起杀来的还有十多名中级魔灵,他们虽然思维懵懂,对更高级存在的魔灵却天生恐惧。

莫安昇看了一眼杀来的奎天将,狭小细长的眼中闪过一丝暴虐的杀意。

他一甩他那黑色宽大的衣袍,祭起莫氏的遁法便迎了上去。

当他双足用力蹬下地面的瞬间,一阵巨大的黑色旋风拔地而起,带着他飞向从天而降的魔将。

周围的草叶随着旋涡夹杂在黑色的旋风之中,如同一条墨绿色的青龙,跟着数丈距离轰了过去。

奎天将神情微微一变,发现这名如同麻杆一般的少年比他刚刚对战的任何一人都要强,甚至他感觉,比他都要强。

他猛的深吸一口气,整个胸腹如同充气一般的突然膨胀开来,一声怒吼将身体化作漫天红光。

莫安昇的青龙便在红光中穿越而过之后,漫天红光重新汇聚成一名深红魔将,这名魔将一个反身便是一掌尾随青龙虚影而去。

这一掌,如同随手一挥,也似轻轻一抚,漫不经心间挡住峡谷红光,如同黑夜降临把青龙笼罩其中。

远处看去就像一只红的发黑的巨大手掌捏向一只墨绿色的小青虫。

如此铺天盖地的一掌,已经超出了筑体境的极限,就算是五藏境的存在也要谨慎对待。

墨绿色青龙眼看就要被巨掌捏爆,莫安昇从怀中祭出一件黝黑的铃铛,对着前方轻轻一摇,如同清风拂山,百鸟投林。

铃声所至,余音绕梁,让人不自觉沉醉其中。

音速虽然比光速慢上半分,地面众人听到悦耳清脆声响时,红色巨掌如同被蒙上一层薄纱。

“砰!”

一声轻响,不是铃声,是魔将的半个手臂化作一道鲜红的墨汁在空中流淌。

“砰!”

又是一声,不是轻响,是坠地的声音。

音浪带起一片草絮飞溅,整个魔将所在之处如同被一圈又一圈的飞刀铲过,漫天的黑绿色如同无数晶石一般朝着四面八方飞射。

“砰!”

这一次是奎天将从地底飞出,浑身流淌着深红色的血气,右手碎成血雾,身上更是被音波刃割的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伤。

这般狼狈的模样,谁也不敢想像,这是不久之前还威风凛凛杀人如麻的魔将。

“镇魔铃?!你到底是谁?!”奎天将一脸惊恐声厉内荏的吼道。

镇魔铃,镇魔灵,魔铃现世魔灵灭。

这句话不知从而来,源自何处。

奎天将只知道,他有了灵智的第一天便从记忆深处冒出这样一句话。

他没想到,只是一场简单的猎杀,居然会看到记忆深处最让他恐惧的法宝。

回答奎天将的只有飘在天空莫安昇嘴里发出的一声冷哼。

奎天将脸色一沉,右手用力一握,血雾一凝,重新生成一条手臂,随后双足一跃,一声爆呵,重新化作一只赤红色妖狼冲向天空。

莫安昇看重新冲上来的奎天将,神色不变,飘然后退,如同一只被突然用力收回的风筝一般,飘飘荡荡的朝着后方落下。

奎天将见势,从口中招出一道红色血线,如同一支飞箭朝着莫安昇退去方向破空而去。

看着破空而来的奎天将,莫安昇眼中露出戏谑和同情的神色,右手轻挥,一盏赤油孤灯从虚空中凭空而现。

孤灯之上微微闪着一道红色火苗,明灭之间,天地随之明灭。

“灭魔灯!!!!我勒个去!!!!!”

奎天将此时已经快要一头撞上孤灯。

死是死不了,但是跌落境界,丧失灵智对他来说也许比死来的更可怕。

一名魔灵,灵魂深处都刻着对镇魔铃和灭魔灯的恐惧。

这场猎杀准备已久,只是为什么他在失去灵智之前察觉到了一丝怪异。

不过这些都和他没有太大关系了,他的思绪陷入了沉沦,下次醒来不知何夕。

当然也可能他再也没有下次醒来之时。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