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惊艳(四更)(1 / 1)

众人一听这话,下意识地住了口,而后便向着门口看了过去。

“应是我三哥跟着大姐和妹过来了。”林念安看了一眼,认出走在前面的厮是林子钰的人,便笑着道了一句。

这话算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三个人可真是有意思了。

丞相府大姐,听是个极其懦弱的性子,是个庶出。

今日长公主府上来的大多数都是嫡出的女子,偶尔几个庶出,也都是有些身份的,没想到,这位大姐竟然厚着脸皮跟来了!

丞相府的公子,那就更有意思了!

此人整日游手好闲,不学无术,比地痞流氓还要地痞流氓。

人肥如猪,乃是京城第一纨绔。

那丞相府三姐,更是奇葩中的奇葩。

追人家轩王那么长时间,被轩王拒绝了多次,还是死皮赖脸的!

而且人丑的厉害,脸上有一道丑陋的疤痕,让人看之作呕。

大家此刻脸色各异,嘲讽有之,好奇有之,看热闹的有之。

不多时,只见先是一个肉球一样的人进了来,眼睛乌溜溜的直转,脸上擒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因为人实在是太胖,看上去分外油腻。

他一出现,几乎包括丫头在内的所有女子都起了眉头来,有的甚至还厌恶的瞪了他两眼。

林子钰才不管那些呢,进了门之后,还费了一些力气,的将他双手环胸,仰着他肉嘟嘟的下巴,用鄙视的眼神,一个一个的还了回去。

呵,你们瞧不起我,我还瞧不起你们呢!

老子胖怎么了?

吃你家大米了吗?

或许是因为林子钰的眼神极其不要脸,这群狠狠瞪着他的姐们,不多时便失去了战斗力。

或者便将视线转移到了林子钰身后,那个瘦弱的女子身上。

女子身上穿着素静,长像在众美女如云的世家姐里,算是个平平无奇的。

“怎么着就凭她一个庶女,也想嫁近公主府吗?”

明白的人都知道,公主府今日办这个赏花宴,其实就是想要给她自己选儿媳妇儿。

“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也敢到这儿来凑热闹!”

林怀安听着周围这些嘲讽的话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脸瞬间爆红。

她可没有林子钰脸皮厚,眼瞧着就要哭出来了。

不过,下一秒,她的手便被一个软乎乎的手抓住了。

奇怪,这手明明柔软的很,却似乎带着极大的力量似的。

林怀安当下侧头看去便见她妹妹莹白如玉的脸,只见她眉头紧紧的皱巴了起来,瞧着分外不开心的样子。

“不知哪来那么多的乌鸦,呱呱呱的叫,真难听!”

十安的好心情,在走过来的途中,就已经消耗完了。

下了马车,不过就这么几步路,她已然气喘吁吁。

这一路一直靠着初一的身上,才勉强走完了。

本来心情不大好呢,一进门,竟然又见她大姐被人欺负,便像个炮仗似的直接回怼。

怼完了之后,感觉元气好像泄漏了不少,便又软绵绵的往初一身上一趴,大口的喘气。

面前的美人儿皱着眉头,可以看出其人此刻非常的不耐烦。

她眉目如画,精致的仿佛白瓷娃娃一般,让人话都不忍心太大声。

更让人惊异的,是她眉心一朵奇异的花儿妖艳异常,一眼看过去,便离不开视线。

就在此时,异象突生,只见女子眨了眨水雾一般的眸子,下一秒她额头上的花瓣缓缓盛开,给她整个人平添了一股子妖异气息。

一时之间,众人都看惊了,倒吸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林子钰这会儿也瞪大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

这是他那个整日阴沉沉坐在角落里的妹妹?

十安被人看的有些不耐烦,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身周围的人,而后回头问那厮:“我坐哪儿啊?”

十安累的不行,想找个地方抓紧歇歇,偏偏这府里的人好像有些蠢笨似的,一点都没眼力见儿。

那身边的厮也是看傻眼了,忽然听到这样的美人同他话,他慌慌张张的行了个礼:“姐,您是…”这位置也要看身份安排的。

初一一听这,眼睛一瞪,拦住了那个厮的视线:“我们是丞相府的人,这是我们三姐。”

厮自知失礼,立即陪笑:“三姐,您快些这边坐。”

十安点了点头,烦躁的跟着走了。

众人已然被惊的惊掉了下巴,等十安坐下来用了两块点心,一个个才回神来。

“林念安,这就是你的长相不好看的三妹妹?

她哪里不好看了?我们两加起来也未必有人家好看。”

这话的是大理寺少卿柳大人的嫡女,她人长得的,平日里最是快言快语,此刻还满脸震惊的看着十安。

柳姐只觉得画里面的什么四大美女,也没比面前这女孩好看到哪儿去。

林念安这会儿的惊讶完全不比旁人少,今儿个早上她马车走的早,压根就没有看到过十安的脸。

不过林念安这么多年可是没白修炼,她立即便露出了些许委屈的神色道:“这…柳姐,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是这样子。

我一直没有三妹妹长得丑啊,不过是她很少打扮罢了。

瞧着三妹妹如今这般漂亮,我也是很开心的。”

她一副好姐姐的样子。

其实,她顶不喜欢这位柳姐话?什么叫。他们两个都不如三妹妹好看?

自己的长相也不差好不好!

李婉婉此刻闪过了一丝嫉妒,拧着手帕道:“哼,狐媚子手段!

即便是长的不丑又如何?

轩王殿下并非浅薄之人,是断断不会看中她的,花再多的心思也是没用!”

??林念安听了这话,适时的提醒道:“婉婉,你忘了吗?三妹如今是跟承恩公世子定亲的人了。”

李婉婉脸色这才才稍微好了一些:“哼,即便是会用狐媚伎俩又如何?还不是要嫁给那个煞星!”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顿时脸色一白。

李婉婉身后的丫头立即扯住了她:“姐,慎言。”

李婉婉也反应过来,立即有些是惊恐的捂住了嘴。

紧接着又觉有些丢面子,狠狠的甩了一下袖子道:“哼,不过是一个没权没势,又被贬了爵位的皇子,怕他做什么?还能拿我怎么着!”

十安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将嘴里的点心咽下去,看向初一道:“她们,是在我家老爷们儿的坏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