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老罗香香篇(2)(1 / 1)

家有小甜心 24K纯二 5087 字 3天前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香香的宿舍我再熟悉不过了,她羞愤地跑回来,虽然关上门了,但没锁门。我一拧就开了,也羞愤地跑了进去。

香香已经扑在床上气急了,跟撒娇似的怨个不停。我扑在她旁边,捂着脸呜呜哭叫:“雅蠛蝶,丢死人了啦。”

我也扭着身子“撒娇”,香香一脚踢来:“你干嘛?”

我说丢人啊,好羞耻。香香大翻白眼,狠狠地掐我:“少给我作怪,你这变态!”

我一把搂住她嘿嘿坏笑:“小天使,猜猜我这次找你干嘛?”

她说不猜,我凑近她耳朵舔了一口,她立刻打了个哆嗦,我立刻温柔起来:“香香。我们结婚吧,就现在。”

她立刻睁大了眸子,手捂住了嘴,眼眶都红了:“真的?”

我一笑:“逗你的。”她表情就十分古怪,又哭又笑又气愤又失落,我笑尿:“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她已经稳住情绪了,懒得鸟我。我说真的,我就叫朋友弄好酒店了,就差你了。

她又掐我:“不准再逗我了!”

我连连点头,她竟然还不敢确信,老打量我神色。我举手发誓:“如果我是骗你的,被人爆菊爆到死。”

她忙打了我一下,又想气又想笑。我抱住她狠狠地亲了一口:“香香,搞起不?”

她说她还得考虑一下,不可能现在就结婚。

我蛋疼,说你还想怎样?她瞪我一样:“我还得跟院长同事他们说啊,要请他们去参加婚礼,你以为结婚就是走过场啊。”

我还真是这么以为的,现在想来的确太天真了,她不可能不请朋友。

我说那你请吧,尽快。我的大屌早已饥渴难耐。

她打了我一拳,我心里痒痒的,她当即警告我:“别乱来啊,对胎儿不好。”

我只得怂了,又贴着她肚子听听我孩子的声音,但屁都没听到,香香幸福地摸我脑袋,问我听到了什么,我说是个坏小子,要我帮他提早找老婆。

香香气得踢我:“只有你才这么色,少说我孩子!”

一番嬉闹,最后我也离开了,她则去忙她那边的事。估计要准备一些时日。

我回到小城,红毛他们就通知我酒店预订好了,随时可以结婚。

我比较心虚啊,不敢请家里人,更不敢请夫人们过来,不然肯定会惹出大乱子,真是对不住香香了。

三日后,香香那边终于搞定了,一大早我就去接她,结果傻了眼,特么的,几十个医生护士眼巴巴地看着我呢,全都是要参加婚礼的。

我蛋碎一地,香香却分外满意,最后我实在没办法了,只好让红毛他们临时派人来接香香的同事们。

不过人多也有好处。大家全都喜气洋洋,到处都特别喜庆。

这次婚礼已经算是简单的了,香香没有家人,我是委托了红毛找人给她捣鼓的,什么都是急冲冲临时整的,因为我怕来不及回鲁家,被学姐她们逮住。

有钱就是好,一切顺顺利利,等中午十二点婚礼就开始了。

我忙得焦头烂额,但最后还是跟香香手牵手接受祝福了。

我心中有愧,这种人生大事却不得不急急忙忙,我就寻思着等以后再给香香补一个盛大的婚礼。

她却不在意,幸福得要掉泪,等婚礼结婚,红毛他们这些损友就来折腾我了,香香的同事也捣乱,索要红包。

我一个个对付,累出了翔。

后来都尼玛傍晚了,终于消停了,他们陆续离去。而香香早已入了洞房,就等着我了。

我又是一阵愧疚,洞房都在酒店,都没有个家。我就寻思着得在这里买一栋房子给香香才行。

寻思完了我就该进洞房了,红毛他们也滚回去了。

一进洞房,我就兴奋了,可仔细一看,我勒个去,香香竟然睡着了。

她不是正常地睡着了,而是半边身子躺在枕头上,脚还踩在地上,这姿势笑死人,而且她还流了口水。

我真是又爱怜又想笑,她恐怕累惨了,根本顶不住。

我过去将她抱上床,她却醒了,羞红了脸擦嘴角:“我不小心就”

你羞个啥呢?我翻白眼:“你坐在这里干嘛?累了直接躺下啊。”

香香娇羞:“我不知道躺下合不合理,只好学古代人一样坐着等你了。”

我去,你这思想也太

我更是爱怜,甩了鞋子上床,一把将她搂住:“好了好了,睡吧。”

她一愣,羞答答地开口:“不不洞房吗?”

我说洞什么房?你怀孕有些时日了,不能再来了。她一怔:“对哦”

要不要这么蠢萌?我亲了她一口让她睡觉,她却老是睡不着,低声细语的:“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对不起。”

你这家伙,非得洞房是吧?我被她折腾得也是哭笑不得,但心中爱怜和欲望并存,看她一脸天真娇羞的模样,我这内心忽地就邪恶了,我凑近她耳边坏笑:“那你帮我弄出来。”

她脸更红:“怎么弄?不是不能”我真是有点丧心病狂了,也化身知识渊博的大学士:“嘿嘿,用嘴也可以,用手也可以,用腿也可以,用脚也可以,娘子,你自己选吧。”

她完全懵了,这妹子太单纯了,我说的这些她怕是都没试过。

但这样我反而更加来兴致,我就邪恶地慢慢教她过程不是两万字都描述不来,所以就不描述了。

后来都深夜了,我彻底爽了,也累得头晕眼花了。香香喘着粗气踢我:“你这人男人都这么坏吗?”

我说那是当然,不然还是男人么?

两人相拥而眠,香香率先进入梦乡。我轻轻一笑,心中温馨。

可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震动了。我是放在桌子上的,突然震动把我吓了一跳。

我赶紧去接,吓得魂飞魄散,尼玛啊,竟然是学姐。

我心惊胆战地接听,学姐似乎在笑,笑得十分冷:“十二点已过,洞房也结束了吧?”

我冷汗直冒,完了,她知道了。学姐骨子里还是比较温柔的,我赶忙琢磨补救的话,岂料又传来珊珊的声音:“呵呵。”

冷冰冰的呵呵,我思考能力都没了,吓得我都漏尿了。

接下来就是温柔的夜儿了,她也在生气:“我们在楼下一直等你结束呢,已经够好了的。”

我颤颤巍巍去窗边看下去,果不其然,下面路灯下团一辆小车,那几个妹子在车边吃宵夜。

我哀叹一声,悲剧啊,无论如何都逃脱不了的梦魇啊。

只得乖乖下楼去见她们,她们买了很多宵夜,站在路边吃,没个形象,但母老虎的压力让我腿都软了。

我谄笑着过去:“夫人们,你们不是去海南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学姐、珊珊、夜儿,三人都在,至于晨夕她们就不再,估计没回来。

但我就怕这三个妹子,简直悲惨得一逼。

“不想看见我们是吧?”珊珊说话不客气,我说哪儿敢?我目光看向夜儿,她最好说话了,岂料她竟然扭过脸去不理我。

我更是怂,学姐啧了一声,女流氓的气场铺天盖地:“真是厉害啊,背着我们来这里结婚,要不是我们找人监视你,真是不知道呢。”

我擦,你们也太狠了吧,竟然找人监视我?

我擦了擦冷汗,赶忙解释:“这个都是误会啊夫人们,香香她很难说啊,但我是爱你们的,请你们相信。”

珊珊冷笑:“凤凰已经跟我们说了香香了,国家的公务员嘛,当小护士引诱你,真是厉害呢。”

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摇头否认,她们听都不听。

我知道她们其实心里原谅我了,要是不原谅的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我的婚礼圆梦结束,现在才来惩罚我。

她们就是心理不平衡。我是知道的,现在只能乖乖哄她们。

她们不吃我这一套,全都上车去了。我也钻进去,一个一个地哄。夜儿是最先被我哄住了的,珊珊和学姐有点难搞。

这就没办法了,看来我得发大招了。

我就正儿八经一咳,三人全都看我。我深吸一口气,下了最大的决心:“夫人们,我决定了,带你们去见我父母,就在隔壁城市,很近的!”女讨助圾。

此言一出,三人都惊了惊,然后全都红了脸,慌慌张张地对视,又喜又怕的模样。

我暗松一口气,总算震住你们了。

我赶紧趁机转移话题:“我妈妈一直催我结婚呢,这次带你们三个回去堵她的嘴,你们要机灵一点哦。”

夜儿直接点头,脸色娇羞:“嗯,我会很乖的。”

珊珊和学姐骂她没骨气,我斜斜眼:“难道你们不肯去?”

她们呸我一脸,开始傲娇了。我说到底去不去?她们竟然对着车内镜整理自己的形象了。

我要笑死了,珊珊瞪我一眼:“去就去,我怕什么?”

那行,咱就去。我又看学姐,发觉她神色有点不对劲儿,我忽地想起多年前的事,忙握紧她的手:“别怕,现在是洒家当家做主了。”

学姐甜蜜一笑,似乎鼓足了勇气。

我们就商议好了,她们终于不为难我了。我松了一口气,说你们先找地方住下吧,我会去找你们的。

她们又是一哼,踹我下车就跑了。

我笑了笑,安逸地上酒店回房。一回房就见香香惊慌失措地在穿衣服。我忙说怎么了?她扑过来抱住我,都要哭了:“你去哪里了?我以为你不见了,吓死我了。”

真是一言难尽啊,我又是愧疚又是爱怜,忙抱她上床:“不要怕,我就是去上个厕所而已。”

香香气得打我:“老感觉你还有别的事忙,我都不安心。”

她这直觉是对的,我心虚了一阵,说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她鼓鼓嘴,紧紧地缩在我怀中。

翌日,我们也该退房了。香香十分高兴,我送她回医院,她的同事却说教我:“你不带香香去度蜜月?才结婚就送回来?”

我也不想啊,可真心蛋疼。

香香也挺委屈的,但她大概猜到我的为难之处,让我不要在意。

我就跟她保证:“你也该有产假了,到时候我来陪你,生了孩子我带你去马尔代夫。”

她都甜甜地偷笑,让我快去忙吧。

我就走了,回去找到学姐她们,三个人都娇蛮得跟公主一样,但明显有点慌。

我开车带她们去见父母,她们一路上竟然不说话了,紧张兮兮的。

我暗笑,但笑了一截我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我忽地想起了家里还有个林曼,她们是不知道的。

昨晚太怂了,忽略了林曼,这下

我把车一停,她们全都疑惑,我挤出一张笑脸,轻轻抱住脑袋:“咳咳,夫人们,我还要交代一件事。”

她们看我这模样就黑了脸,我心惊胆战地将林曼的事一说,她们再也忍不住了,拳打脚踢那叫一个狠。

我就鼻青脸肿地回家去了,之后的事自然不必多说,见了父母,闹腾了一阵。我母亲可不喜欢我三妻四妾,都要揍我了。

但最后她还是认了,反正不是嫁女儿,而是收儿媳妇。

家里的气氛就终于和谐了,晚上我跟学姐她们同床共枕,三人都心有余悸,尤其是学姐,她特别怕我父亲。

我温和地笑:“好了,现在家长也见了,你们该满足了吧。”

三人都哼了一声,我挨个亲她们,哄她们笑,结果笑得正欢。门开了,林曼怯生生进来。

三位夫人全都冷了脸,我瞬间感觉腰间被掐肿了。

哎,为什么我这么专一的人要受罪啊。苦巴巴地招招手:“小表妹,过来吧,跟皇后们熟悉一下。”

房间里杀气和欢笑并存,我缩在角落看她们四个叽叽喳喳,真是害怕啊,下辈子我一定要做一个专一的隔壁老王。

遥远的荒漠边缘,夜晚的气温低得可怕。

一堆火焰跳跃着,照亮了女子的脸颊。她哈着气坐在火堆旁边,膝盖上摆着一个本子,她正专注地写着什么。

寒风吹得她秀发乱飘,她却全然不觉,再看那本子,上面却是一些零散的文字。

长丰街嘴贫的家伙月下拥抱海边石子

零零散散的一些事,一些字,看都看不懂,那女子却写得认真,然后翻了一页,露出一张照片来。

那照片被她夹在本子中,上面是一个搞怪的男人,看起来丑得一逼。

女子却忍不住勾起两抹微笑,些许风沙落在了照片上,她温柔地拭去,然后怔怔出神地看了许久。

最后她合上本子,又掏出一枚钻石戒指,轻轻地戴在右手无名指上。

荒漠的月光很亮,她举起无名指仔细打量,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欢喜表情,那一刻,兴许连荒漠都会动容吧。

复制以下地址到浏览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