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问个路哈(1 / 1)

道门大门道 雪清欢 5830 字 10天前

守恒真人拂尘一卷:“此次召大家前来议事,概因形势不容乐观,贫道先来说一说。”

“首先,好的方面。”

“其一,护山大阵已经合龙,暂时挡得住狗屁四眼儿大联盟神器法阵的攻击。”

“其二,情况变化,周翕已经和联军残余各宗门修士说妥,大家化敌为友,齐心协力,共渡难关,他们愿意听从本门的调遣。”

“其三,逃出去的修士总有能避开四眼儿大联盟截杀的,他们会把情况传出去。现在内鬼联合几处外敌侵入,四擘盟和仙洲众门派或迟或早会前来救援,也会搜寻阻拦敌人的后续队伍进入仙洲。”

“但是,不利的因素更多。”

“首先,零散的驰援无济于事,仙洲里的各方道友同修们,要想大规模组织起来并赶到这里,往少了说,也要三五天时间。”

“对方想的就是打这个时间差,在这几天里迅速拿下梦笔生花山作为立足之地,然后太和天一、三圣山和南方魔修会大举进犯,里应外合,蚕食瓜分我殊玄仙洲。”

“其次,我们和联军修士在前些天里拼得太狠,人手和实力大为削弱,如果失去护山大阵这个屏障,难以抗衡四眼儿大联盟挑选出来的数千精锐修士之师。”

“因此,关键就在于护山大阵能不能坚守住几天的时间等来援军。如果可以,那时内外夹击,四眼儿大联盟的计划就会流产。如果不能,后果堪忧。”

“贫道和天地万象炉器灵沟通过了,局势不大妙。”

“天地万象炉业已复原,本门也不止这一件神器,阻挡一时问题不大。”

“但是,本门神器中,天地万象炉偏重于防御,像万象新天泉侧重于滋养治疗,都不是攻击型的杀器,所以只能被动防御,无法破开对方的法阵占据主动。”

“宿老们已经看过,对方以大手笔利用四件神器布下法阵,前后左右包括天上地下都围困住了我们,不但天地万象炉无法承载所有人遁走突围,而且无时无刻不在消磨护山大阵护罩的能量。”

“根据器灵大人的推算,三天,最多三天,我们最多只能坚持住三天,然后就会无所凭依,不得不和四眼儿大联盟短兵相接。”

“那时,援兵集结起来赶到还好说,不然的话,形势危矣。”

“就没有其他出路了吗?”有长老问道。

守恒真人摇摇头:“难。除非……除非有人能突破到飞升之境,挟得道之威势,毁掉对方的神器,镇压对方一众大能,危局自解。”

“再有,就是本门能够再出一件神器,才能坚持到援军到来,或者打破法阵的封锁。”

众人沉默。

这两样,任何一个可都是需要大机缘、大气运才能出现的奇迹。

守恒真人道:“今天让大家来,就是想集思广益,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坐以待毙,不是本门的风格,我们有死战的决心,但哪怕是万一的希望,也值得在这三天里试一试。”

一片静寂之中,被特地请来列席会议的华澜庭的老师,洞明峰的风火伦起身说了话:

“启禀掌门,别的我不懂也不太清楚,要说本门之内,当下来说,什么宝器是最具有升级为神器潜力的,非华澜庭那小子的金丝铁线莫属。”

“这样?那你可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做到?”

风火伦苦笑:“惭愧,不能。金丝铁线材质极为特殊,炼化升级需要相当漫长的时间和大量材料辅助,三天是痴人说梦了。炼制神器,并无捷径可言。”

这说了和没说一样。

这时,同样前来列席会议的客座大能子鼠突然插言道:“你那是常规之道,据我所知,要想成就神器,有一速成之法,就是以这方世界的本源之力加持,立竿见影,一蹴而就。”

别人不知道,华澜庭清楚子鼠是天外来客,他的见识说法自然与众不同。

世界本源……

这个当口,是大家畅所欲言的时间,任何匪夷所思的想法都可以拿出来探讨,如果无果,就只有背水一战了,所以没有人笑话风火伦和子鼠的不羁之语。

万象门硕果仅存的宿老之一听后说道:“故老相传,我们所在世界的本源,只存在于北方太初魔原的极北之地。”

“那里神秘莫测、凶险无比,据说有不少神兽的后裔守护,无极境顶尖大能也讨不到便宜。”

“有史料记载以来,不是没有人尝试去获取,但从没听说有人成功过,或者即使是成功了也没有公开过,去的人几乎都陨落了,少数侥幸回来的也绝口不提。”

“总之,随着时间的流逝,后来就再没有人敢于深入进去了,成了虚无缥缈的传说。”

还是虚无缥缈,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在众人又陷入沉默的时候,天地万象炉器灵浑厚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既然都没有办法,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华澜庭这小家伙之前曾一言点醒于我。”

“换个心境,换个角度和维度,山穷水尽疑无路,当你经过曲径通幽处后,未尝不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试试又没坏处,试试顶多是逝世,也不会比现在更糟。”

“华澜庭,你愿意试试啊,还是逝世啊……”

华澜庭:“我……”

守恒真人殷殷的目光望过来:“孩子,器灵大人不会无缘无故发话。现在这里,有你不多,没你不少。你,可愿意?”

“我……”

什么叫有我一个不多,没我一个不少啊?既然我是这么鸡肋的一个人,还叫我去试试?

这不是让我做逃兵吗?

怎么去还不知道,更不知道怎么得到世界本源,万一回不来怎么办?得到了又怎么回来?回来了还赶得上来得及吗?

掌门慎之,一系列重大问题需要解决啊。

“哼,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的,这还是那个天纵奇才、际遇无限的华澜庭嘛?等全部答案都有了,黄花菜都凉了”,守恒真人道,“就这么定了,本门的存亡中兴与否,都寄托在你一人身上了,贫道都羡慕你。”

“不要再说了。这,是命令!”

“死马当着活马医,好歹是个念想。”

“当此非常之时,该有非常之人,去做非常之事。”

“此事,非同凡响,非比寻常,非你莫属。”

华澜庭缩了缩脖子,尽管非常无奈,只得表示,非常乐意,非常荣幸。

为毛总是觉得自己是被算计了呢?

事情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定了下来。

随后,几个大人物商量了一番怎么送华澜庭出去,但也就是这样了,出去后,一切但凭天意,后面的事谁也说不准。

华澜庭只来得及和风清隽打了个招呼,就被送进了万象新天泉,在那里治好了被古崖居打得吐血的伤势,并修复了雷丹本源的损耗。

出来后,总算在临出发前和林弦惊等人见了一面。

华澜庭愁眉苦脸地说:“老哥,赶紧给兄弟我算一卦啊,此行到底是吉是凶?”

林弦惊拍着胸脯道:“哥们儿,你一路走来历尽凶险艰辛,如今也该着顺当一回了。”

“但放宽心,诸天神佛保佑,我们天机术数界未来的四大巨子联手卜卦,算得你此去厚积薄发,水到渠成,易如反掌观纹,必将王者归来,拯救万千黎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

“真的吗?听你这判词很儿戏啊”

“假的。”

“你管它真假呢?说好的石灰精神呢?别人越泼你冷水,你的人生越沸腾。”

华澜庭翘起大拇指:“够兄弟。左右去的不是你……”

四神器锁山,全员突围不可能,送个把人出去还是可以的。

自在万象门供奉殿和长老会全体出动,天地万象炉器灵亲自出手,在万象新天泉的配合下,在法阵上打开了一个临时性的小缺口,并以浩大的能量支持华澜庭发动了大穿送术,实行长达几万里之遥的超远距离传送。

目标,北方太初魔原极北。

具体地点,没有。

随机降落。

华澜庭,落在一座山峰之上。

定神,极目远眺,他被眼前的景色迷住。

魔原极北,并不是想象中的冰霜冷冻的苦寒之地,而是色彩斑斓,美不胜收。

一望无际的,是鲜活的绿色。那是草原草甸,阳光从云层透下,光影斑驳,或清浅茵茵平整如毯,或深邃柔和起伏似海。

大片大片的,是凝重的青色。那是高山,是丘陵,是森林,山地巍峨秀美,森林清新奇幻。

错落掩映的,是肃穆的红色。那是寺庙,是僧袍,是宗教人文的气息,还有的是丹霞地貌。

泛着金光的,是神圣的黄色。那是庙宇的金顶,是随风而动的经幡和转经筒,以及僧侣的毡帽。

作为背景的,是醇净的蓝色。那是一碧如洗,看久了好像整个人都融化进去的蓝天,是清澈见底的湖泊。

穿插其间的,是纯洁的白色。那是终年不化的雪山,是壮美的冰川,是变幻的白云,是悠然的羊群。

星星点点的,是神秘的黑色。那是牧人的帐篷,是成群结队、远看固定不动,散布在草原上的牦牛群。

好美。

哞的一声,将华澜庭从痴呆中拉了出来。

定睛一看,一头青牛不知何时立在了华澜庭的前方,嘴巴正在嚼动着反刍。

华澜庭眨了眨眼,以他无极境的修为,居然没能察觉这头青牛是怎么凭空出现的。

华澜庭警醒。

此地虽美,可是神兽后裔出没之地,万不能大意。

左瞧右看,华澜庭没看出来这只牛有什么特异的地方,他试着说了句:“那个,你,您好。”

“天气不错,风景也好。我,想问个路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