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1 / 1)

“道长,您见他老人家吗?真是太好了,能不能代为引荐?”马小铃等人还是第1次,离自己的目标这么接近,全都兴奋了起来。

“可是,当年他老人家遭奸人所害,不得不避世隐居,现在就连我们,也不知他的确切位置。”冥轮老道略显难色的说道,他心中暗想,自己要是知道师伯藏那儿,还不早去拜访了。

“大体位置我知道,我姑婆给我画了一个地图。”说到这里,马小铃脸闪过古怪神色,仿佛是哭笑不得。

“哦,不知可否拿出来看看,我也早就想去看望师伯了。”冥轮闻言先是一愣,随即露出狂喜之色。

他猛然间想到,当马丹娜与自家师伯交好,那是公认的关系,能知道他确切位置,也是无可厚非。

这时老道不由得在心中暗自埋怨,自家师伯还真是厚此薄彼,这么多年是死是活也不给个信儿,还不如外人知道的多。

“只是!还是你们自己看吧!”马小铃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从兜里掏出一张纸片,上面画着几座山峰,看起来十分简陋,就像小孩涂鸦一样。

其他人还是头回见到这地图,纷纷凑上前观看,却发现是这么一张地图,不由得有些愕然,胡八一作为摸金校尉,可无法忍受这种简陋的图纸,忍不住开口问道。

“马小姐,你不会在开玩笑吧?这是地图吗,凭这玩意儿能找到人,才有鬼!”

马小铃的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也不想,可是姑婆作画水平不行,还是个路痴,当年去过两次后,便再也想不起原路线,传入我脑中的路线就这么简单,我已经很努力的还原了。”

众人闻言,不由得一阵无语,这时冥轮也仍然非常开心,笑道:“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寻找师伯的位置,现在哪怕有个大概,我也要去找他老人家串个门。”

“有道长带路,那自然是求之不得,外面那些僵尸,仅凭我们恐怕连这镇子都出不去。”胡八一连忙说道。

“怕什么,老夫这就回去取家伙事儿,明日一早就出发,我看这些魔崽子,能奈我何!”

这位老道也是个行动派,说罢便向镇子里走去,其他人连忙跟上,一群人连夜赶路,早就又困又累,正好找个地休息。

就在他们离开之时,村口的外围附近,几双幽暗的目光亮起,恶狠狠的盯着镇子,阿K将自己倒挂在树枝间,默默的守候着猎物的出现。

与此同时镇子里,与外界联系的其他两条路口,也都出现僵尸的踪迹,这一次马小铃他们想要出镇,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

“到了,到了,这里就是老道住的义庄,地方简陋,请你们不要见怪!”

冥轮把他们带到九叔的义宅,然而这里已经十分老旧,镇民虽然对其进行修葺,但仍抵不过岁月的侵蚀,大部分地方已经不适合人居住了。

“没有关系,我们都是习惯在外的人,只要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不错了。”胡八一他们到是不嫌弃,熟练的收拾出几个空屋,便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冥轮没有继续招待,只是转身走入祠堂,里面上下二层,摆着十多个牌位,第一层有石坚、九叔、四目等长辈,接下来一层为首的是华尘凡、秋生文才等人,在两侧的墙面上,还有他们的画像,一个个栩栩如生,仿佛在看着他一样。

老道一一看过这些牌位,眼前依稀浮现出他们的身影,仿佛又回到那个年代,与长辈们在一起打打闹闹的日子,眼中闪过缅怀之色。

只有华尘凡的牌位,他不知道这位师伯近况,但是大概率也该寿终正寝,不过多少年没有看到茅山长辈了,他在这里感觉到很孤独寂寞。

现在,乍听到有人要去寻找师伯,冥轮再也忍不住想要去看看,那种感觉就像是迫切的想到找到组织一样。

“各位师爷、师父、师伯在上,冥轮要出门一段时间,无法给您们上香了,请勿怪罪!还有华师伯,这次去找您,希望您老人家别闭门不见,是死是活也要给我个信儿,老道我已经好久没看到同门了。”老道一边说着,一边抹了抹眼角。

“道长,这里就是茅山的各位长辈吗?不知我可不可以给他们上柱香?”

就在老道缅怀过去之时,身后传来马小铃的声音,冥轮回头望去,却发现她正站在祠堂外。

“请进来吧!”

“各位长辈祖师在上,我是马小铃,驱魔族马家的后人,今日有幸……!”马小铃走进来,拿出三根香,在手中结了个道印,恭恭敬敬的焚香祷告。

仪式完毕之后,她借着烛光,四处打量那些画像,忽然她看到左侧墙面,为首的第1张画像上,九宝大师那张年轻的面容。

“冥轮道长,这位九宝大师一直生活在这里吗?”

“是的,当年是祖师爷在这里开义庄,师伯就在后山闭关,很少有人知道他的下落。要知道他老人家,当年可是赫赫有名的炼器大师,所炼之法器威力超乎想象,每一个带有他独印记的法器,在修士圈都能炒出天价去。”冥轮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说道,

“那么外面那个火焰阵,也是九宝大师的杰作,还有是不是这样的印记。”说着马小铃掏出一把华丽的金枪,将枪柄处那独特的火焰印记露出给他看。

冥轮一脸惊奇,仔细辨认了一下,这才点头说道:“不错,不管是外面的火焰阵,还是这能灼热目光的印记,都是出自他手,这天下间也只有他老人家能做到,不然也不会有半仙之名!

我只是好奇,跟随文才师父他们这么久,从没有听说过,师伯还炼制过这么古怪的法器,看样是专门针对某种邪物的,其威力要强于一般的法器,你怎么会有这种法器的?”

“嘻嘻,原来是真的,这是姑婆的遗物,据说当年就是它,才降服的将臣,后来还剩下三发,我在驱魔时用了两发,法器真的好厉害。

以现在的科技手段,根本造不出这样的法器,没想到九宝大师还挺与时俱进的,能把枪也改成法器。”马小铃宝贝似的将其收怀中,笑嘻嘻的说道。

这种法器一共救了她两次,每次遇到不可力敌的邪物时,就会拿出用上一发,那威力真是无往不利,要不是没地买去,她恨不能花光积蓄,也要买上几把防身。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