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性点帮我全加在武力上吧。“

陈子舟想了想,还是决定稍微“偏科”一点。

系统重复确认了一遍,也是把他的武力值,从10点直接翻了个倍,变成20!

平均战力,他也从9.2涨到了11.7。

虽然和那些练气八层以上的宗门弟子没法比,但打郝瞎子黄老大这样的普通人,应该是可以一巴掌就拍翻一个。

“地阶和极品法器……这个是咋分的啊?”

陈子舟不耻下问。

反正系统也只是个莫得感情的“智能机器”。

“天元大陆,功法共分四个大等级‘天,地,玄,黄’。”

“宝物则分为‘道器,法器,法宝,后天灵宝,先天灵宝,仙器’六个等级。”

“每个等级又根据道纹,分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

系统声音不急不缓,似乎无所不知。

陈子舟把这些都努力记在心里。

同时,他也反应过来。

这个“滑不留手”的功法,即便放眼整个大陆,也应该是能排得上号。

毕竟自己也就一普通练气。

这个境界,估计在任何门派,都不可能有地阶功法可以修炼!

还有极品法器……如果这个宝物等级也随修为境界逐渐变化。

那岂不是,极品法器,都得是筑基之上的金丹高手才能使用?

“可以的,系统这波的确给力……”

陈子舟在心中暗赞一句。

再然后,他才伸开手,去找系统要这个“滑不留手”和“空间戒指”!

很快。

他左手之中,凭空出现一枚造型古朴的灰色戒指。

右手中,则是浮现出一本淡黄色的纸质书籍。

不太厚,大概就几十页的样子。

陈子舟心念一动,先把注意力放在空间戒指之上。

前世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他其实挺好奇关于空间黑洞之类的事情。

不过陈子舟还是没办法理解,为什么这戒指里有那么大的空间。

即便自己把“滑不留手”功法放进去,也只是使用度变成了1/100。

还有这出出进进的方式……竟然只需一个心念,也真是让他不得不佩服,这修仙世界的奇妙。

“空间戒指可以免去很多麻烦。”

“这个滑不留手的地阶功法,倒是有点像前世那小说里看来的凌波微步,主要是速度快,身法飘忽,也挺实用。”

陈子舟继续在琢磨。

但这时,那边黄老大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显然,自己在这时间太久,他们也担心自己是否出了什么意外。

将功夫收入戒指,再把戒指放在贴身口袋中,陈子舟这才像模像样的站起来,应了一声。

“天快黑了,陈小哥可别乱走啊!”

黄老大看到陈子舟,也似乎松了一口气。

“没事,他们几个回来了吗?”

“还没呢,也不知能不能安全回来啊!”

黄老大叹着气,显得有些悲观。

天色已晚,他并没注意到陈子舟,此刻从头到脚,包括皮肤和精气神在内,都已经有了巨大的改变!

陈子舟和黄老大向着秦雨柔寒鸦他们凑了过去。

本来寒鸦心事重重,现在也只是随意看一下陈子舟。

可谁想,这随意一扫,他就直接脸色一变,忍不住惊道:

“你竟然可以修炼了,练气一层?”

听到这话,所有人包括黄老二,都迅速是看向陈子舟。

黄老大这才发现,陈子舟看上去比之前还要俊秀,皮肤光滑,身姿挺拔,头发漆黑。

秦雨柔则是“咦”的一声……

刚刚这家伙归还断剑的时候,还只是个凡人,怎么去那边方便了一下,就感悟灵气踏入了修炼一途?

“不会吧?你在那边干啥了?”

汪三通也心里震动。

“就是方便了一下啊!这个很难吗?”

陈子舟装傻,摆出一副自己啥也不懂的萌新模样。

听到这话。

苏雨卿和张峰寒鸦等人也全都面面相觑,彼此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难以置信和不可思议。

要知道。

他们七八岁的时候,根骨奇佳,是在上万人中脱颖而出,被宗门带去收为弟子。

然后在那打坐吃苦,足足耗费几年的功法,才感悟灵气成为修士。

结果这家伙倒好,解了个手,啥也不懂,就直接轻轻松松成为练气一层?

“哇,你怎么做到的,太强了吧?”

秦雨柔小脸激动。

按照她祖师奶奶的说法,能这么快就感悟灵气成为修士的,那绝对是亿中无一的修炼奇才!

“我真不知道啊,忽然间身体就出现变化了。”

陈子舟头疼。

果然就像系统说的。

当别人境界神识这些都比你高出一截的时候,你是很难隐藏掉自己的修为。

“可能和这个老君山有关?”

寒鸦猜测。

“那也有可能。”

苏雪卿微眯着眼,打量着陈子舟,只觉这小伙长相俊朗,以后怕是桃花运不少。

“你这是天才啊,哎,要不是我们碧水宫不收男弟子,我都想把你介绍给师傅了!”

正所谓怕什么就来什么。

秦雨柔幽怨的声音响起,让苏雨卿不由心生警觉……可得看好这小师妹,情窦初开的年纪,鬼知道她会不会就对这陈子舟产生那方面的兴趣!

这时,远处忽然有躁动声传来。

寒鸦和汪三通等人,也立刻转身,看向之前他们来的地方!

陈子舟神识也差不多能感知到,有五人正往这疾驰而来。

反倒是黄老大黄老二,此刻迷茫望向周围……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师姐她们!”

秦雨柔脸色一喜。

“都回来了?这是干掉了两只妖兽?”

寒鸦也肩头微动。

那筑基猞猁的实力,他们已经领教过。

真不知,这五人是如何才能在那两只妖兽的合围中成功逃离!

“师兄!”

汪三通已经看到了为首那黑袍男子。

秦雨柔也赶紧对他们招手。

陈子舟定睛望去,能看到这五人包括夏蕊在内,都浑身是血,显然是经过好一番恶战。

“你们这边怎样了?”

贾天浩披肩长发飞舞,人未到,已然是朗声开口。

“将那支妖兽干掉了,但死了好几人。”

寒鸦叹息。

“我师弟他们呢?”

刘恨水皱眉,他并没看到王志敬和李兴。

“都被那妖兽杀了。”

苏雨卿微微摇头。

刘恨水脸色瞬间就难看到极点。

之前,他们三本来就在剑神茅草屋外吃了个大亏。

现在才刚进山,就又折损掉两人,让他直接成为归元宗仅剩的独苗!

“怎么回事?”

贾天浩看向一针。

他知道,这里如果说谁最不会说谎,那除了天真烂漫的秦雨柔,就得是他这个来历神秘的小和尚师弟。

一针看众人都盯着自己,也只能硬着头皮走出,一边摸着佛珠,一边把这里发生的一切给他们说了一遍。

听到陈子舟率先发现那猞猁境界有了跌落时,他们都下意识看了眼陈子舟。

结果这一看,他们就如寒鸦一样,一个个脸色惊讶。

陈子舟不得不再次解释……他特么真的是去那边解了个手!

还好。

一个练气一层,贾天浩陶宇他们也并不怎么在意。

等互相说完情况,陈子舟这才知道。

原来他们那边,是硬生生靠着五人宗门里赐下来的底牌符咒,才在最紧要关头,将那两只猞猁给硬生生轰杀!

但这样一来,随着王志敬李兴寒冰的死去,这里五大宗门的实力,就又得有一些微弱的变化。

虽然这些家伙表面上没说。

可观察仔细的陈子舟,还是能看到陶宇在得知这三人死讯之后,是在嘴角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笑容。

“可能千机门和归元宗凉凉了,碧云宫三人都在,天瑶峰一针和贾天浩也战力强悍……估计得是他们去对决这真火教陶宇三人了。”

陈子舟心中暗自猜测。

贾天浩此时则摆了摆手,发号施令:

“算了,把他们埋了吧,我们赶今晚进山,在山里过夜吧。”

陶宇没有吭声,其余人也各自点头。

唯独那个被吓软了的郝瞎子,是壮着胆子提问:

“老君山里更有古怪啊……少爷为何不在这过夜?等天明再上山?”

郝瞎子真不想再去送死。

他听过的传说太多,也知道这老君山,并不仅仅只是有妖兽这么简单!

“噢,这你可能就不知道了,我们需要找一个山腰的山洞……赶在天黑,应该来得及。”

贾天浩转过身,对着郝瞎子和陈子舟他们解释了一句。

陈子舟也立刻心里一动。

难道,这些宗门弟子此行的目的,就是那个所谓山腰里的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