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一声。

许白看向透明光幕,特效又来了,一张灰色的许愿卡片凭空生成,然后跟光幕中的小纸条靠近,嘭的一声,光芒闪烁映照间,许白看见了小纸条的娟秀字迹。

与此同时,灰色卡片也好似融合了那张小纸条,神秘朦胧的灰雾散去,呈现出一张银光灿灿的许愿卡片。

第15张卡片正式出现,新的许愿来了。

许愿人15:郑嘉颖的流星泪

郑嘉颖,女,8岁,洛城阳光小学二年级学生,最近她发现爸爸妈妈总是在吵架,虽然都是背着她,但她还是偷偷发现了,每次放学回家都是小心翼翼,就怕又遇到吵架的爸爸妈妈,还有半夜三更的时候,她醒了,也能听到隔壁房间爸妈争吵声,她很伤心害怕又无助,从不敢对爸妈说,只能一个人憋着,经常默默流下了晶莹的泪滴。

她希望爸爸妈妈再也不要吵架了,相亲相爱一辈子。

“唉……小小年纪,憋着大人的情殇,心疼啊!”只是一看卡片信息,许白心里就仿佛被狠狠击中了一下,十分心疼这个才年仅8岁的小姑娘。

太懂事了,懂事得让人心疼。

爸妈的吵架争端压力,让她一个小姑娘来扛着,何其可怜无辜?

那张小纸条的娟秀字迹,想必就是郑嘉颖小姑娘写得,纸条上写得短短一句话就是:希望爸爸妈妈再也不要吵架了,相亲相爱一辈子,哪怕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毫无疑问,这个许愿就是来源于这张飞来的小纸条。

哪怕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8岁,小姑娘,本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却扛着父母的压力,甚至想要靠自己解决它。

“这些大人啊,所谓成年人啊,还没有一个小姑娘来得懂事,羞不羞啊。”许白没来由地对小姑娘父母感到一丝怒其不争。

夫妻之间什么问题和平解决不了,偏偏要用吵架来处理?

别以为孩子不知道,他们灵敏得很!

父母持续的争吵,对孩子心理影响太大了。

许白这时突然浮现起了那段深藏在心底的岁月记忆,忍不住幽幽一叹。

“小仙仙,你怎么了?脸色有点不开心?”崔渺突然走了过来,看到许白此时的神态,立马关切问道。

许白抬起头,看着光彩照人的崔渺,微微一笑道:“我无碍,怎么不玩了?”

“让老程老邓她们先快活地玩着,你一个人坐在这里无聊,我来陪陪你。”崔渺来到许白身边,也是屈膝抱腿坐了下来,背部微微倚靠在许白的肩膀上。

许白伸手揽着崔渺的肩膀,点头笑道:“此心有你,我很开心!”

“你刚才可不开心,我可看得清楚,快跟姐姐说说,你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崔渺轻移鬓首,看着许白认真说道。

“你的眼睛很雪亮啊,这都能发现!”

“那是,我当年可是察言观色小能手,号称长辈杀手,心理学可不是白学的哟。”崔渺翩然玩笑道。

“其实也不是我的事,我只是突然想起一个看到的事迹,一个8岁小姑娘偶然知晓了爸爸妈妈的持续性的吵架,她知道了却不敢说,一个人无助憋住,在深夜默默流泪,看着很让人心疼。”

许白换个说话讲述了起来,许愿人的事情可以分享,至于愿望之神和许愿之类的秘密,哪怕是女朋友,也是不方便透露的。

崔渺脸上也露出一丝心疼的神色,她说道:“这对父母实在太不合格了,他们以为吵架避着孩子就不会知晓,其实孩子比谁都要聪慧,这种事情对孩子的心理成长太有负面作用了。”

“是啊!所以,若是遇到了这种事情,该怎么去合理解决呢?”许白不经意地问道。

崔渺想了想,继续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问题出在父母身上,首先要先把父母的吵架问题给解决了,同时让他们知道问题的根本严重性。

接着,父母双方要一起解决排除小孩子的心理压力,用温暖有爱的方式去化解,让孩子感受到父母的绵绵温暖爱意,一点点化去幼小心灵造成的伤害。”

许白听后,心里有数了,忍不住快速转过头在崔渺白皙如玉的脸上吧唧mua了一下,由衷赞道:“亲爱的,你真棒!”

崔渺被突然袭击,她顿时抬手佯装怒道:“好啊,小仙仙你敢偷袭我,打你哦!”

“哈哈,我好怕啊,快跑!”许白一下起身,跑向了风筝处,然后招手道:“亲爱的,一起放风筝咯。”

“小伙子,看不出来,你很可以啊,渺渺你都敢偷亲,干得漂亮!”一走近风筝处,老程笑着对许白说道。

汗,许白霎时尴尬了,不好意思道:“你们……都看到了?”

“哈哈,那么显眼,怎么会看不到,我俩真是被强塞了一嘴的狗粮啊。”老邓也是大笑起来。

“你可要好好对渺渺,若是今后发现你辜负了她,我们闺蜜团可不是吃干饭的。”

许白轻然含笑道:“放心吧,你们没有出手机会的!”

“那你们小两口一起放风筝,我们在背后给你们拍照留念。”

“多谢啦!”

许白真诚地感谢道。

招手让崔渺过来,许白和崔渺很有默契地放起了天上的纸鸢,天空湛蓝澄澈,无一丝白云,纸鸢似一只大蝴蝶在天际飞翔遨游,真的很悠远美妙。

那一张小纸条不知道被清风带到何处,飞往哪里去了。

但,一点也没有关系!

小纸条上镌刻的愿望已经被愿望之神感知接引,化作一张银卡,许白一定会圆满完成它。

有的人已经受伤过了,他不想让小姑娘再一次走同样的路,真的很苦。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傍晚时分渐渐来临,风筝也飞累了。

许白将它收了回来,一行四人收拾东西,有说有笑地结束了本次踏青游玩,玩得都很开心。

晚饭时间到了,今晚大餐走起。

作为唯一的男同胞,当然是许白同志请客了。

不过他也并不介意,哥有钱,就是有底气。

好吧,最终他们三位女同志讨论了一下,又去了小肥羊。

不是为了有多好吃,主要是服务超级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