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修泽不置可否,这又没什么好隐瞒的,本就是事实。

“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最好是在年底之前吧?”唐宣说着,又迅速否决,“还是算了,先订婚,给妈一段缓冲期。再说如果连你们也赶着在顾二哥前面办婚礼…”

唐修泽想起这事儿,神情有些微妙,“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有点心动了。”

唐宣:……

没必要吧,顾二哥为人笑里藏刀,哥你行不行啊?

争这个干什么==、

唐修泽,“就很爽啊,不过最早也要在傅逸寻后面。”

唐宣,“哥,我劝你善良!”

不过理想归理想,唐修泽和薛凝晓要结婚,最早也要到明年了。期间彼此都有很多事要处理,而且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也不急于一时。叶斓珊怀孕后,活动就减少了很多,她一个人呆着是很无聊啦。毕竟儿子最近也要准备去基地了,晚晚和艾琳也各自有事要做。太无聊的后果就是导致她只能在家追剧吐

槽,偶尔画画设计。顾尚衡见她无聊,也有意识的空出大部分时间来陪她,只不过事实证明,女人在孕期的脾气真的很古怪。一向怼天怼地的顾三少就算是由着叶斓珊闹,发脾气是不可能发

的,就只能被欺负。某天,叶斓珊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翻着杂志,“我听说最近景行要回来了,你们谈完事后让他空出几天陪我玩啊。”顾尚衡闻言瞥了她一眼,“注意你的身份,现在三个

月还没过,胎儿还不稳定,你还想去哪里玩?”

“哪里都行,只要不是在家…哎,我身子真的没有这么娇弱,以前怀年年的时候,五六个月大的肚子我也可以继续工作啊。”叶斓珊振振有词,极力向他证明自己的实力。

然而这番话只是给顾尚衡听出了一身冷汗!

靠,难道你还想重蹈覆辙吗?这还得了?

顾尚衡强装淡定的把她禁锢在沙发上,“够了啊,我劝你马上把脑子里想着出去闹腾的想法删干净。”叶斓珊噘嘴,有些不满,“哼,我想跑你还拦得住我不成?”

顾尚衡俊眸微眯,“嗯?你说什么,叶斓珊,胆子肥了?”叶斓珊抓过他的手,开始无聊的拨弄他修长的手指,声音委屈,“可我就是无聊嘛。你不能把一个孕妇整天关在家吧?出去透透气散散心总是必要的,不然影响我心情你负

责?不知道孕妇心情对宝宝成长很重要?”

顾尚衡深吸一口气,“…我不放心你们两个出去。”叶斓珊和叶景行就是两个好玩的,出去肯定古灵精怪的惹出一堆事来。当然重点不在惹事,如果换做平时就算了,爱去哪儿玩去哪儿玩,但现在顾尚衡觉得只要一回家看

不到叶斓珊的身影,他就心神不宁的。

就很不爽,想要她时时刻刻在自己的视线内。

叶斓珊放下他的手,开始捏他的俊脸了,“为什么不放心,我弟弟那么厉害,又没人敢欺负我…”“你出去能忌口吗?之前居然瞒着我偷偷吃了一碗的哈根达斯。你觉得你在我这里还有信用值吗?早就破产了。”顾尚衡无情吐槽,“叶景行带你出去玩,去哪里?人多的还

是热闹的?亦或者是去你心心念念的游乐园。别了,你如果去玩海盗船或者云霄飞车,相信我,吓死的人绝对是我。”

听着这一连番的吐槽,叶斓珊脸色有些尴尬,但手中力道还是不减,“那我保证不吃冷饮不去做危险的项目。就逛个街看个电影怎么样?”

顾尚衡依旧冷艳,十分傲娇,“那为什么不让我陪你去?是我不够帅?”

叶斓珊闻言,一怔,随后喃喃道,“可是你最近不是很忙?从B市回来以后就很忙了。”据说是因为EVA药物的事,她也没多问。

顾尚衡伸手摁住了她不安分的手,“这些事又没你重要。”听到这个回答,叶斓珊嘴角按耐不住的上扬,直接抱住他推倒在了沙发上,“亲爱的,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顾尚衡:……

许久不见的甜言蜜语,他就收下了。叶斓珊亲了他几下,但是两个人亲着亲着,走势就变得有些不太对头。倒是顾尚衡先清醒过了,系上了裙间的腰带,哑声警告,“别动。”叶斓珊听了,立马就不动了,只

是脸色还余红未消,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调戏他,“哎呀,我差点忘了,这几个月你确实会很辛苦~”

顾尚衡满脸黑线,冷艳的笑了两声,“你这是在挑衅我吗?嗯?”叶斓珊立即摇头,“没有没有,我这是在心疼你!”说着,还摆出了一副十分真诚怜爱的眼神。

顾尚衡朝她勾勾手,“真的心疼我?”叶斓珊应了几声,倾身过去,却见顾尚衡直接一手抱住了她。指尖开始在她腰间摩挲,他俯在她耳边道,“做的方法有很多,不动你也可以。”叶斓珊听后,脸立马变成了

红苹果,“光天化日,你流氓啊…”

顾尚衡扬眉,“关门谁知道。”

叶斓珊用手捂住他的唇,继续脸红,“我怕了你了,算我错了。亲爱的你饶了我?”

见她服软,顾尚衡轻哼了一声后才罢休。叶斓珊乖乖坐在他旁边,开始八卦,“那我弟弟这次回来是不是也是因为EVA这件事?”

“嗯。”

叶斓珊好奇,“我听说他现在在南美发展的挺不错的,他掺和这件事干嘛,有利可图?”

顾尚衡看着她,“这小子心眼很多,你问我,我觉得不如问你比较正确。”

叶斓珊啊了一声,“我问他他也不一定会说吧?”

顾尚衡没说话,他倒是想提醒叶斓珊一句,叶景行这小子就是个姐控,谁的话都不听。唯独叶斓珊让他往东,他大概率就不会往西。“算了,其实我也不是很好奇。反正景行应该不会让自己吃亏,你呢,肯定也不会吃亏。既然不吃亏,那我就当这件事是赚了,既然是赚了,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啦~”叶

斓珊说着,觉得自己的逻辑简直完美!

顾尚衡闻言,拍了拍她的头,意味深长,“嗯,这样就很乖。”叶斓珊随手把自己的设计稿递给他,“帮我看看这条项链啦,这是我给晚晚设计的礼物,你觉得怎么样?”顾尚衡接过她的素描本,看着她画的原画,端详了一会儿,“不错

“真的?没别的了?”叶斓珊有些狐疑的看着他。

顾尚衡睨了她一眼,“这条项链你用了月亮的元素,宝石也选用了月长石,很符合新婚礼物这个设定。怎么,我夸你你反倒不安了?”

“就是觉得你这个夸没有诚意。”叶斓珊实诚道,“大概率是在敷衍我。”

顾尚衡:……

他好难,明明已经很真情实感了。

“那再看看另一幅,我给晓晓设计的~”叶斓珊示意他翻页,顾尚衡照做后看到的是一个手链的设计原型,他看了一会儿,“也还不错。”

“除了不错真的没话说了?”叶斓珊用手戳了戳他的胸膛。

顾尚衡,“那…非常不错?”

“哼。”叶斓珊撇头。

顾尚衡服软,“好吧,实话说,你画什么都好看。”说到这儿,又觉得似乎太违心,默默补了一句,“就是第一次画给我看的时候有些丑。”叶斓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