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不能来了?”

来人是个女子,在朦胧的夜色里,林梦雅看不清楚她的面容,但从声音里能听得出来,倒是极为年轻。

来人的语气十分的不客气,根本就没把甘二老爷放在眼里。

林梦雅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心想到底是谁胆子这么大,居然敢这么对甘二老爷说话。

“再说,我要是不来的话,怎么知道你背着仙主做些什么勾当?”

"你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再说,我跟仙主可是合作的关系,就算是我要做什么,你也无权干涉。"

俩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僵持不下,最后,还是女子率先妥协。

"二老爷误会了,不是我要来多事,只不过那仙物非同一般,我来这里,也是怕您会出什么意外,糟蹋了那仙物。"

女子的主动退让,让甘二老爷平息了不少。

"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如果你想看就看吧,只是不要多事,否则别怪我不给仙主面子!"

"那是自然。"

俩人短暂的分歧后,很快就达成了一致。

林梦雅到是希望他们最好打起来,自己就能知道被隐藏起来的秘密是什么了。

也好过现在,她已经被勾起了好奇心,但碍于客观条件的限制,她只能疯狂的猜测他们口中的"仙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甘二老爷再度退回到屋子里。

倒是他那俩个心腹,都守在了外面。

女子站在院子里,冷冷的看着紧闭的房门。很快,发出了一声轻蔑的冷哼。

随后,不知为何女子居然转过身来,看向来她所在的房间。

那目光犹如实质,却让她不自觉的把身体隐藏进更深的黑暗之中。

"这里,怎么还藏着一只小老鼠?"

女子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戏谑。

那两个心腹只是冷冷的警告她。

"这是我们老爷的事情,你还是少管。"

"呵,这可不行!我负责看护仙物,要是此人对仙物有觊觎之心,亦或是试图破坏,我就必须得阻止!"

呸!她才是老鼠!

她们全家都是老鼠!

林梦雅暗暗在心里反驳。

很明显,女子这是在迁怒。

把从甘二老爷那里受的气,都找机会撒到她的身上。

不要脸!

有本事就去找正主呗!在她身上撒气算个屁?

不过,那俩个心腹的警告,女子并没有放在心上。

她缓缓地走到了林梦雅所在的房间的门口。

门口,林梦雅一点点的后退。

最后她甚至贴在了墙上。

而女子显然更加喜欢这种猫捉老鼠的感觉。

她把脸贴在了门缝上。

一阵阴森的声音,幽幽传了进来。

"我看到你了。"

下一个,却是女子的尖叫声。

"啊——"

当然,叫的人不是林梦雅。

她发誓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的!

事情是这样的,那个人大概是想要吓唬她。

可惜林梦雅这个人被吓到了之后的反应,不是常人的瑟瑟发抖,而是奋起反击。

具体表现为,可能会拿触手可及的东西扔过去。

这次大概是女人的运气不太好,林梦雅随手抓起来的,是一把墙上掉落的泥土。

"呸呸呸!该死的!你给我出来,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女子双眼都被泥土给迷住了,口鼻也毫无防备的吸了一大口。

那两个心腹之前没理她,现在更加不会搭理她。

一时间,除了她的尖叫声外,基本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吵什么?"

甘二老爷脸色铁青的再度出现。

愤怒的女人直接冲到了她的面前。

“那里面关着的是什么人?我要他出来,以死谢罪!”

再度被人打断好事,甘二老爷也是一肚子的火气。

不过相比于被他关起来的林梦雅,他更加厌恶女子的无中生事。

“我早说过,你愿意在这里等就等,不愿意等就离开!他是我的人,轮不到你来处置!”

说完,甘二老爷再度重重关上了房门。

“你们,你们居然敢这么对我!好好好,你们可别后悔!”

哪怕隔着夜幕,林梦雅也似乎感觉了女人眼中的怨毒。

这样的眼神她并不陌生。

但这个喜怒无常的女人,却令她由衷的感觉到了一种危机感。

等到人走之后,她才挪到门缝后面,继续张望对面的情景。

院子里安静的厉害。

但林梦雅却听到了一阵不知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沙沙”声。

是从对面屋子里发出来的,难不成,甘二老爷在里面养了蛇一类的东西吗?

突然间,一道尖利的惨叫,划破了夜的宁静。

毫无准备的她被吓了一跳,却也以为那声音带来的战栗,而忍不住心惊。

到那俩个心腹却显得尤为镇定。

他们根本就不关心这声音是不是自己的主人发出来的,亦或是他们很清楚,这根本是谁的声音。

一切的一起,都显得诡异莫名。

林梦雅摸了摸自己的肩膀,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紧紧盯着对面的房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沙沙”声逐渐停止。

大约又过了几分钟,甘二老爷才从里面走了出来。

两个心腹似乎很是忌讳屋子里的东西,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的锁上了门。

“记得天亮以后才能把门打开,放他出来。在这之前,不许任何人靠近。”

说完,俩人立刻点头答应了下来。

但不知为何,林梦雅却看到甘二老爷似乎看了她所在的房间一眼,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就转身离开了。

尽管如此,她还是感觉到了淡淡的不安。

就好像她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猫猫狗狗,只能任由对方宰割。

不知道离天亮还有多久。

总之,这一晚她是别想睡了。

正在她胡乱猜测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房顶上,突然传来人的脚步声。

那声音太小了,如果不是她的系统正常运转,恐怕她也会忽视。

一时间,她所有的神经都绷紧了。

生怕是刚才的那个女子,亦或是显得别样诡异的甘家二老爷。

但很快,现实就打破了她的恐惧的揣测。

“夫人,是您吗?”

那是龙天昱护卫的声音,她能听得出来!

下一刻,林梦雅小心翼翼

的压低了声音回答道:“是我,你小心点,外面的那俩个人不好对付。”

虽然她很激动。

但如果这里真的那么好找的话,龙天昱那家伙肯定早早就派人来救她了。

很快,那人就把房顶扒了一个小洞,人就钻了进来,悄无声息地落在了林梦雅的身边。

“夫人,您没事吧?”

她摇了摇头。

“殿下怎么样?甘家有没有为难他?”

侍卫一一回应

得知他一切都好,她悬起的心也就安心多了。

“夫人,事不宜迟,咱们还是快些离开这里吧。”

那人的目的就是为了救夫人出来。

但她显然有自己的一番考量。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她问道。

侍卫思索了一下,才回答道:“这里是甘家的禁地,属下原本是没办法进来的。但刚才有个长老会跟来的下人,非说他家公子被带到这里来了,属下趁着他大闹禁地的功夫,就一个人潜入进来了。夫人,咱们还是快走吧!再晚,属下怕他们会发现。”

长老会的人?

她马上想到了那个独自被关在屋子里的人。

如果真的是他的话,那甘家二老爷的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对长老会的人下手。

“不行。”她摇了摇头。

“我暂时不能跟你走。”

“这是为何?”

侍卫有些着急。

“殿下一直很担心您的安危,要是您现在不走的话,恐怕殿下会亲自来带走您了。”

她当然很清楚龙天昱会这么做。

“你替我告诉他,让他不要着急。暂时他们还不会动我,甘家二老爷之所以把我劫走,是因为他的女儿丹丹喜欢我,他想让我留在这里照顾丹丹。所以,他不会杀我的。”

“可是……”侍卫并不想放弃。

但林梦雅的态度却很坚持。

“你现在离开回去,记得,约束好所有人,今天晚上,你们并没有见到我,也没离开过殿下的身边。记住,不管外面闹得有多欢,你们都不许离开殿下,明白了吗?”

侍卫无奈,只得点头答应。

好在他们明白夫人可不是个任性的人,她这么做,必然有她的考量。

只是殿下那里,并不好交差。

林梦雅可顾不得管龙天昱会不会多心了。

她是想到今晚的事情,甘家二老爷如果不想直接跟长老会为敌的话,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替罪羊。

甘家的人是没办法完美的替他避开长老会的迁怒的。

那么,此事身为唯一一个外人,而且还是跟长老会早就有过节的龙天昱,岂不是成了绝佳的替代品?

况且,她要是现在就回到龙天昱的身边,甘家二老爷更是可以顺水推舟。

毕竟,她可是亲眼见到过甘家二老爷秘密的人。

一想到这种情况,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在昱已经知道了她的所在。

那就让他在等一等吧,至少,不要如了别人的愿。

如同她所预料的那样,龙天昱找到甘家老家主下了半宿的棋。

他们都算是精于此道,尤其是龙天昱,明明是技高一筹,却有办法输于无形。

俩人各有胜负,竟是让甘家老家主玩得回味无穷,直接约他来日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