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丹之前,天光显化出来,都有虚影,虚丹之后,天光已经汇入虚丹,施展起来将会信手拈来,而且生出许多变化。

叶天明显感觉到,晋升虚丹之后,人有了通透的感觉,实力不但产生质的飞跃,还能在冥冥之中,感受到天地间的大道,这是虚丹之前绝无法抓到的东西,虚无缥缈,存在又不存在,唯有达到一定境界,才能摸到那一丝丝规律,叶天甚至觉得可以“抓取”大道为己用。

到这一步,他和普通修炼者已经有了天壤之别,不在一个层次。

这种久违的感觉,掌控天地,预演大道,令叶天欣喜起来。

叶天四顾一扫,之前不觉得这里有什么奇怪的,但是现在一看,发觉此处的规则大道中,与外面有些微差别,这是潜意识深处的一种洞察力,无法描述言说,总之,他发觉这里的大道好像多了什么东西。

循着不可捉摸的感觉,叶天探出手来,掐动着法诀,这也非什么神奇法诀,就是与天地交流,或可说体察天地的法诀,跟许多修炼功法一样,但此时施展,可不一样,只因虚丹察道,便化腐朽为神奇。

这很难解释,好比相同的一把刀或一把剑,拿在普通人和练家子手里,发挥出来的威力有如云泥,练家子得了技巧,参悟了其中的道,剑道。

不一会儿的功夫,凭空里一团光先现身,光芒散去后,一颗苹果大小的珠子出现,珠子之内,变幻各种景象,但这些景象都按照一定的规律演变,先是一片虚无,跟着大爆炸产生宇宙,又涉及到一颗星球,生命的起、伏、兴、衰、亡,跟着又是一个轮回。

叶天大笑一声,上元神珠,如此神奇的存在,必定是上元神珠,本以为上元神珠已经消失,没想到柳暗花明,这上元神珠该是没人取得过,而它居然能自行隐藏于“道”中,其灵慧之处,甚至产生道根。

上元神珠尚没有太大作用,叶天将其收入囊中,身子一闪,已经由奇光中出现,再度来到正道联盟的沙丘中。

“嗯?”

叶天轻轻蹙眉,里里外外围这么多人,什么意思他怎不明白,没放在心上,淡淡一笑,“这么隆重吗?”

领头的是个九清,一张长脸似笑非笑,“叶先生,还有更隆重的在后面呢。”根本没把这杀人越货之事放在心上,吃定叶天,就是人多欺负你,看你跪还是不跪。

叶天从容而立,不动如山,这点场面吓怎可能吓得住他,更何况如今实力猛增,老神在在道,“我等着。”

不过一两分钟,璜和克弗就飞身而来,落下来后,笑容满面,“恭喜叶先生啊,不知在我正道联盟得了什么宝贝?”

二人都带着笑意,然而眼中的冷漠毫不掩饰,看着一脸淡然之色的叶天,反而不以为然,装什么平静,砧板上的鱼肉。

叶天也不废话,直接亮出修为,强大的气息,宛若巨龙降临,四下里一片惊容,不少人忍不住开口惊呼。

虚丹,昆仑又多了一位虚丹,第五人。

璜与克弗瞳孔一缩,对视一眼,怎么会这么快晋升虚丹,难道真的在里面得了什么好处?不行,更不能让此人离开,不光是他身上的宝贝一定不俗,这种魔道人物放回去,就是放虎归山,以后必然是巨擘,绝对有害无利。

他们却不知道,叶天除了炫牡之门外,是真心真意来帮助正道,绝无私心。

“二位宇主……”疾呼声由远及近,一人从天上射在地下,溅起飞扬尘土,“妖兽大军又来了,这一次……这一次比之前还厉害!”

话音刚落,已远远看到,妖军黑压压的压过来,大地微微震颤。

“二位,且去一战吧。”叶天负手而立,说完后迈开步子,往前走去,他以为二人定会顾全大局,不会在此危难之际窝里斗,谁想璜和克弗很有默契的一起拦住他,“叶先生,你不能走。”

“哦?”叶天平静的看着他,“你是想先解决我?”心中骤然生出一丝怒意和杀意,都什么时候了,两人还不知大局为重,私心太重,这样的领袖,怎样领导正道,利欲熏心的东西。

叶天生出放弃他们的想法,管他什么妖军,让这些人自生自灭吧。

轰,震耳欲聋的巨响传来,不知什么砸在正道联盟的阵法光幕上,一朵彩色的蘑菇云由光幕上腾起。

远远一看,一头形状似蛇的巨妖,身子起码千米开外,张着三个脑袋,还有一头龟身,尾巴是火焰的妖兽,大的像座袖珍小岛,另外一个,使得叶天一抬眼皮,上古战将王?他……不好,这不是云起龙吗?

却是那上古战将的身子依旧未变,它本没有脑袋,但现在被云起龙的脑袋代替,就像一个机甲把云起龙装进去,又露出脑袋一样。

云起龙是如何与上古战将王融合在一起的?这样的话,只怕已经有虚丹的实力了。

克弗喝道,“你们继续在这里看着叶先生。”随即冲叶天冷笑,“不要想着逃遁,现在妖军在此,你一跑死的更快。”

叶天勾了勾嘴角,“你或许不知道,虚丹之间,实力差距仍是巨大的。”

璜与克弗冷哼一声,齐齐冲入空中,当即与妖兽大战起来,修士也如无数的箭矢般射往天空,四下里一下昏暗起来。

叶天面无表情,仰头看着上方,非是他不想出手,而是为这种人出手,实在不值,站着一动不动,却在这时,看管他的人中,有一个走出来,居然躬身道,“叶大人,万望您能出手。”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请求起来,叶天看的出来,他们很爱昆仑,很爱现在的生活。

“我们其实并不想对叶先生围困,但……唉,没有办法。”

“叶大人,您的事迹我们都听说过,但凡是有点理智的人,都知道您不是魔道,反而做下了不少让人刮目相看的事情。”

“对,您当时击杀皎皎和奎壁,其实不少人都暗地里叫好呢,这两个人比魔道还可恶,残暴着呢。”

“您是不少人的偶像,但是大家都藏在心里。”

如此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们也不管了,虽有几分夸大,但大都是实话。

“叶大人,我们想活着,想把这些可恶的东西们从我们的家园赶出去!”

叶天点点头,不说话,抬首望向空中,正道之中亦有他无法割舍的情谊,古静雨、文碑、程靖西……

啊!

忽然间,一声惨叫,却是上古战将王看准一个机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将璜的一条胳膊生撕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