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姐,这么生分么?

以前她可是叫自己圆圆的呀。

陆眠的心情,坠入谷底,她和凌遇深已经领了结婚证,按理说,现在凌夫人现在已经是她的婆婆了。

来者是客,可是,今天的客人也就是婆婆,似乎并不友善的样子。

“您好。”陆眠直接省去了称呼,招呼凌夫人坐下,“请坐吧,我没坐下聊。”

凌夫人略微颔首,两人到沙发坐下后,秘书端来了刚泡好的茶,陆眠抬手示意她先出去。

办公室门关上,凌夫人才开腔,“陆小姐,我来找你,是因为私事。”

“我大概猜到了。”陆眠老实的说。

除了私事之外,她想不到她跟凌夫人还有什么交集。

凌夫人声音冷淡,依稀可辨出她的不悦,“说来也可笑,我在公司里,竟然听到了让人啼笑皆非的传言。”

陆眠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你不好奇是什么么?”

“您说。”陆眠实在是难以适应如今不再和蔼可亲的凌夫人,手心里都冒汗了。

“公司里都在传,说你说未来的总裁夫人。哈哈,真是可笑。你和遇深分手都多久了,还传这种荒唐的传言。陆小姐,你也觉得荒唐吧?”

荒唐?

不,这并不荒唐。

因为……

她现在已经是凌氏集团的总裁夫人了。

陆眠不敢吭声,尤其是瞥了一眼凌夫人凛冽的神色之后,更不敢说话了。

她能怎么说?

欺骗她,还是坦白她跟凌遇深现在的关系?

无论是欺骗,还是承认,都不能。

谎言迟早有被戳破的一天。

而她一个外人,不适合跟她坦白她和凌遇深之间的关系,只能让凌遇深来跟她开这个口。

既然凌遇深没说,想必也是不想公开,只想隐婚。

“陆小姐?”凌夫人语气低沉,“你难道不觉得荒唐么?”

“呵呵。”陆眠干笑两声,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才好,只能被动地说,“确实挺荒唐的,也不知道谁传的呢。”

“我也这么决定,传出这些话的始作俑者,存心在破坏遇深和菲菲的关系,试图挑拨离间他们之间的感情。”

菲菲?

凌夫人口中的菲菲,陆眠在脑海里回想了好半晌,才隐约想起,大概是她撞见跟凌遇深一起共进晚餐的那个女孩子。

“对了,忘了告诉你。”凌夫人一改刚才冷然的脸色,略带了几分薄笑,“菲菲跟我们家遇深感情很好,已经在计划结婚的事了。陆小姐若是有空的话,以后可以赏脸来喝杯喜酒。”

陆眠这下是真的尴尬了,她真想大吼两声,喝什么喜酒,我已经跟你儿子结婚了!

要喝,也是喝我们俩的喜酒!

现在凌夫人在她面前炫耀这些,无非就是想让她打消不该有的心思,不要再痴心妄想的吃回头草,回来纠缠凌遇深。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这草,她已经吃了。

还真的纠缠上了。

她不敢想象,凌夫人知道真相的那天,会是怎样的心情。

“我看陆小姐也挺忙的,那我就不多打扰,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