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了……”

格蕾丝虽然已经确信自己万分小心,甚至用魔法卡去试探了对方的盖卡,但是没想到对手的怪兽竟然还有着特殊效果。

这样……场上就什么都没有了!

“别放弃!”格洛丽亚就在这时发动了支援,“打开盖卡!亚马逊急袭!”

“格洛丽亚……”格蕾丝有些惊愕的看着姐姐。

“别说话,”格洛丽亚说道,“那家伙不是轻易就能对付得了的,专心决斗!”

“嗯!”格蕾丝点头,然后转身,“亚马逊的急袭效果发动!战斗阶段从手卡将一只亚马逊怪兽特殊召唤!那只怪兽攻击力上升500点!”

“我特殊召唤手卡中的亚马逊剑士!”

手持大刀的女战士出现在场地上。

【亚马逊剑士atk:1500→2000】

“再根据亚马逊之里的效果,攻击力再上升200!”

【亚马逊剑士atk:2000→2200】

亚马逊剑士?

游昊之摸了摸下巴,经典的卡片,战斗伤害由对方代受,如果再加上亚马逊之里的话,那便是两次。

嗯?干得不错嘛。

如果自己没有后手,生命值只剩下2000的自己是不是要被一回合杀了?

“亚马逊剑士的效果!”格洛丽亚说道,“这张卡战斗产生的伤害由对方代受!”

“你的场上已经没有盖卡能保护你了!”

“战斗!!”格蕾丝再次下达了攻击宣言,“用亚马逊剑士对你场上的究极传导恐兽攻击!!”

毫无惧意的女剑士拿起手中的大刀朝着究极传导恐兽发起了冲锋。

“看招吧!一共是1300点伤害!!”

“不,你一点伤害都打不出来。”游昊之笑了笑,拿起了另一张手卡。

“陷阱卡发动!神数的星战!”

陷阱卡!!!

格蕾丝与格洛丽亚同时呆住了。

“怎么可能……”

“当场上存在两张神数灵摆刻度时,这张卡可以从手卡发动!”游昊之说道,“根据神数的星战的效果,选择自己场上一张神数卡以及对方场上一张卡,那两张卡破坏!我选择智天神星龙与你场上的亚马逊剑士!”

“骗人的吧!?”

两道雷霆从天而降,一道劈在那颗六芒星上,一道打在了朝究极恐兽发起冲锋的亚马逊剑士身上。

随着一声尖叫,亚马逊剑士的身影在雷霆中消失,大刀从空中落下,插在了地上。

而天空中的六芒星竟然挡住了雷霆的袭击。

“神数的神意的效果,将这张卡从墓地中除外,代替场上神数卡的一次破坏!”

格蕾丝和格洛丽亚再次呆了一阵之后,立刻反应过来,“亚马逊之里效果发动!自己场上的亚马逊怪兽被破坏送去墓地时,从卡组将那只怪兽等级以下的一只亚马逊怪兽特殊召唤!”

“我们将第二只亚马逊剑士特殊召唤!”

【亚马逊剑士atk:1500→1700】

“幻龙星嘲风的效果发动!”而就在这时,游昊之也连锁发动了嘲风的效果,“对手怪兽被战斗、效果破坏时,从卡组中将一只和那只怪兽属性相同的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出来吧!宝龙星神数负屃!”

灰白色的白翼神龙从天外飞来,降落到游昊之面前。

“神数负屃效果发动,这张卡在灵摆召唤或是从卡组特殊召唤成功时,选这张卡以外场上一张神数或龙星卡,那张卡被视作调整!”

“我选择场上的炎龙星狻猊!因此这张卡只要在场……”游昊之突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就会被视作调整!”

宝龙星扬起脖子,身上的光芒飞到空中,又从头顶落到狻猊的身上。

“还来!?”

“战斗继续!”格蕾丝心中不安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用新出现的亚马逊剑士对究极传导恐兽攻击!!”

“炎龙星狻猊的效果发动!对方的主要、战斗阶段只用龙星怪兽进行一次同调召唤!”

“我将LV4的炎龙星狻猊与LV3的宝龙星神数负屃调整!”

炎龙星化身光飞上了天空,变为四道光环笼罩在负屃身上,等级三的三颗光点加速冲上了天空。

“同调召唤!”

光芒中,一对笼罩在朦胧月光中的翅膀伸展,遮蔽了光芒,黑色的巨龙仿佛于月下绽放的蔷薇花一般张开花瓣的翅膀飞出了同调的通道。

“月华龙黑蔷薇!”

黑蔷薇对着天空发出一声嘶吼,用乱舞的荆棘龙尾阻隔了亚马逊剑士的进攻路线。

场上的怪兽数量在攻击宣言之后发生变化,战斗回卷!

“用炎龙星作为同调素材的同调怪兽,攻击力与守备力上升400点。”

【月华龙黑蔷薇atk:2400→2800def:1800→2200】

“战斗继续!!”格蕾丝有些焦急,“用亚马逊剑士继续对究极传导恐兽攻击!”

游昊之挥手,迎着亚马逊剑士砍过来的刀刃,“月华龙黑蔷薇效果发动!这张卡同调召唤或者是对方场上有五星以上怪兽特殊召唤时,选场上一只怪兽返回持有者手卡!”

“!!!”

“回去手卡吧!亚马逊剑士!”

荆棘的龙尾终于扫中了亚马逊剑士,将她当场弹飞。

亚马逊剑士化为一道光落回了格蕾丝手中。

在这时,格蕾丝的表情才从恍然的愣神中回过神来,“完……完蛋了……”

心中竟然没有不甘心?该想的全都已经想到了,实在是对手的手段层出不穷,本来已经快要打破封锁,但还是棋差一招。

在对即将输掉决斗的不甘心之余,还有一丝对对手的敬畏。

以一敌二竟然能打败我们,这个人,真的好强!

同样的,格洛丽亚也在观察着游昊之,场上的怪兽相互之间的联系相当紧密,除了用效果镇压自己和格蕾丝的怪兽,甚至还在用怪兽铺场的过程中准备好了针对自己和格蕾丝突破封锁的后招。

这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正沉迷于思索游昊之身份的格洛丽亚突然间发现身旁的妹妹已经很久没有动静了,转过头,却看到妹妹两眼放光正用花痴一样的眼神盯着游昊之看……

“格蕾丝!”格洛丽亚焦急的喊道,“现在可是决斗中啊!”

“唔……好——”格蕾丝回过神来,将一张卡盖在了场上,“那么,我盖上一张卡!回合结束!”

好了,这是最后的手段了,看你能用什么办法冲破这张卡的封锁……

“思考的时间需要那么长吗?”

游昊之的话让泰勒姐妹脸上同时一红。

“不过总之,终于轮到我了,抽卡!”游昊之从卡组抽出一张卡,“哦?又回来了?”

嘛,可以说也是挺正常的。

“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从墓地中将一只怪兽特殊召唤!我将墓地中的食魂窃蛋龙特殊召唤!”

刚刚被究极传导恐兽破坏的食魂窃蛋龙再次回到了场上。

“食魂窃蛋龙效果发动!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从卡组将一只恐龙族怪兽加入手卡或是送去墓地,我将卡组中的幻创混种恐龙加入手卡。”

接过从卡组中弹出的卡,游昊之将其加入了手卡。

又开始了?

泰勒姐妹同时看向后场的一张盖卡和一张打开的陷阱卡。

想越过亚马逊的急袭攻击到这边不太现实,而另一张盖卡则保证了对手这一轮的操作必然会被干扰。

好了,让我们看看你怎么度过眼前的难关。

“接着!手卡中死欲龙的效果再次发动!”游昊之拿起一张卡,展示给泰勒姐妹看,“支付一半生命值,选择场上的窃蛋龙然后特殊召唤!等级变为3!”

“要来了?”格洛丽亚眼角跳了跳,“又要召唤邪龙星?”

“这次有些不一样,”游昊之笑了笑,随后收敛起笑容,“毕竟我也很讨厌在决斗中使用老一套的连锁……我将LV3的死欲龙与LV7的月华龙调整!”

死欲龙飞上天空化身三道光环又从空中落下,笼罩在月华龙的七颗星星上。

粒子加速的光芒冲天而起,伴随着阵阵野兽喉咙中粗重的喘息声。

“降临吧!三头龙王!”

强烈的龙鸣击碎了光柱,有着三颗头颅的巨龙出现在场地中央,庞大的身躯在落地的那一刻,大地都在轰鸣。

“三头龙王效果!这张卡同调召唤成功时,将自己场上最多两张卡破坏,这张卡的攻击次数在原本的基础上增加破坏的数量!!”

两声脆响,一左一右两道光柱轰然破碎,化为微光融入了三头龙王的身体中。

三头龙王身躯上的火光变得更加旺盛了,仿佛在鳞片下滚动着岩浆。

“攻击力3000!?”

而且是三次攻击!?

“通常召唤手卡中的幻创之混种恐龙!”游昊之将手卡中的恐龙族怪兽拍在了场地上,“接着我将幻创之混种恐龙与食魂窃蛋龙叠放!”

幻创之混种恐龙与食魂窃蛋龙化为两道红色的火苗飞入了超量的漩涡中。

漩涡炸裂,一头充满了梦幻般科技合成的恐龙张开身后的六片龙翼从天空中降临。

“战斗!!”游昊之下达了攻击宣言,“用究极传导恐兽对覆盖表示的亚马逊女王攻击!!”

“果然打过来了吗?”格蕾丝兴奋的说道,“那么打开盖卡!亚马逊弩弓队!”

一张卡片在格蕾丝的后场上打开,随后在卡片中浮现了无数亚马逊女弓手的身影,将手中的弓箭对准了游昊之的场地。

“对方攻击宣言时,对方场上所有怪兽全部变为攻击表示,并且反转效果不发动,攻击力下降500点!”

“进化帝半鸟龙效果发动!”游昊之毫不留情,“对手发动魔法卡陷阱卡效果时,将这张卡的两个超量素材去除,让那个发动无效并破坏!”

两道流光钻入了进化帝的体内,进化帝深吸一口气,随后灼热到如同岩浆一般的龙息从天而降,霎时间吞没了弩弓队的身影。

“啊!遗憾!”格蕾丝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是语气反而很轻快。

“啧!那么亚马逊急袭的效果!与亚马逊怪兽战斗伤害计算后对手的怪兽从游戏中除外!!”格蕾丝没用了,所以格洛丽亚就顶了上来。

“究极传导恐兽效果发动!这张卡攻击守备表示怪兽,不进行伤害计算直接将那只怪兽送去墓地并给予对手1000点伤害!”

“什么!?”格洛丽亚大惊失色。

彻底完蛋了!

就在姐妹两人这么想着的时候,地面再次震动起来,仿佛有一支军队在行进,而行进的目的地就是这里。

“碍事的人来了。”

三个人不知道彼此心中都有这样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