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名车荟萃(1 / 2)

姑娘总算不秋后算账了。

老郑拍着胸口。

“艾玛呀,姑娘你这样式儿地整你爹,你爹我本来没病,也让你给吓出心脏病来了。”

想想不对,就又:“你这咋还带自黑的呢?啥叫碰上你这样式儿的,我就得家破人亡啊?我闺女有那么不讲理吗?”

郑国霖就低着头,憋不住地乐。

郑秀莉那句话,是把他给捎带上了。

她那意思是,你郑国霖要是敢跟我爸有样学样,再把白莉莉给弄回来,我就闹你个家破人亡!

这傻丫头,跟着他这两年,别的没学会,心眼儿倒成倍增长。

她竟从春梅站在楼前面接她这一件事上,联想到她妈一点悲痛表情没有地回去,继而推理出他们在忽悠她,而且可以猜到这馊主意是郑国霖出的。

就这份智慧,足够吓郑国霖出一身冷汗的了。

看来,白莉莉和王艳那里,他必须得改变计划,做的更严密一些,才能瞒住郑秀莉。

听老郑理解错了闺女话里的意思,郑国霖就赶紧打岔:“爸,你不是有关东烧吗,咱们尝尝?”

郑秀莉就接话:“我也不喜欢洋酒,我也要喝!”

郑秀莉看出猫腻而不揭破,自然就是需要这个台阶下,借机装糊涂了。

要不是她爸实在装的不像,估计她现在也会故意装糊涂。

老郑要是真病成那个样子,她还有心思吃饭?早就弄着她爸去医院了。

“好好,好!”听闺女也要喝关东烧,这下把老郑给乐坏了,对春梅,“赶紧,找人把那两坛关东烧给弄来!”

这一晚上,所有人都很开心。

老郑这酒量,就不是郑国霖能比的了,尽管他偷奸耍滑地尽量少喝,还是让老郑给灌迷糊了。

最要命的就是郑秀莉,喝多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给她妈打电话,不过都是春梅好,她爸糊涂,倒没什么过分的话。

到后来,那些穷苦时候的心酸事,把老郑也给哭了,愈发觉得对不起老婆孩子。

最后,就是父女俩一对醉鬼,互相比着喝酒,都喝个稀里糊涂。

幸亏春梅不喝白酒,在一边死命拦着不给他们酒喝。也幸亏家里有俩佣人,把郑秀莉和老郑都给架回自己屋里去,这场宴席才算彻底散了。

第二,郑秀莉醒过来,竟发现自己和郑国霖在一张床上。

“你怎么跑我屋里来了?”她还问郑国霖。

郑国霖虽然喝的有点多,可还不至于失忆。

“估计是春梅姨觉着咱们反正已经领证了,就把咱们安排到一块儿了。”他就给郑秀莉解释。

这卧室的布置,绝对称得上富丽堂皇。这房间本来就是留给郑秀莉,将来领着女婿回来住的,弄的情意绵绵的,又勾起郑国霖的兴趣来了。

自从回到郑秀莉她妈那里,郑国霖就变孤家寡人了。这一待就是半个月,早憋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