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煌从学院都市西区图书馆走了出来,他面色很是严肃,走在路上都一直在沉思。

相对于弓长恒事无巨细,所有秘密都会告诉他,其实他有许多事情都没有告诉弓长恒,这无关信任,只是不敢告诉。

因为他心中有着一个大秘密。

自他小时候,他极偶然的睡梦中,可以看到一片光,这光来自混沌,燃烧一切,净化一切,千重天堂,万重地狱,无穷深渊,俱都化为虚无,每次梦到苏醒后,他都是浑身冷汗,而且这并不仅仅只是梦,他只要仔细回想那光,就有极小极小几率可以可以让他指尖出现一丁点光影。

即便只有一丁点的光影,这光却与别的一切之光都是不同,这光那怕只是看着都让任煌觉得了恐怖,他有一种奇特的直觉,他将毁灭一切,重塑一切。

这让他感觉到了恐惧,从心底里产生的恐惧。

任煌不想伤害任何人,因为任何生命都是宝贵的,花有再开时,人无再少年,他不想看到任何人受伤害,对于这个世界,他抱着极大的期待与美好,特别是看到报道中,各个慈善集团们为了这个世界的美好而竞相奔走,他更是感觉到由衷的开心。

但是随着年龄渐大,他感觉到这个世界似乎并不如他所想的那样美好,那些慈善集团,那些慈善家们,似乎都太……功利了?

他们将慈善事业当成了功德赚取工作那样的去完成,任煌发现,许多人其实心中根本就没有丝毫慈善慈悲,全都是功利之心,甚至一些布置,一些慈善,表面上看对谁都好,是大善人作为,但是细细的分析,这里面都有脉络可寻,任煌甚至在其中看到了险恶的用心。

不过若论功德慈善,只可能够论迹不论心,这一点任煌也是深知,若是论心不论迹,那这世上就无善人了,所以任煌那怕知道那些慈善家们心中险恶,但是只要他们能够做善事,任煌觉得这也无妨,只是这可不光是心中所思所想那么简单。

虽然没有言明,但是任煌依然从这些慈善家们所做善事中发现了一些端倪,一些慈善事业,仿佛是他们用了某些手段,设置了某些局,让一些世界陷入到了危险与破败中,然后他们才出来拯救这些,收割功德,甚至为了能够长时间的收割功德,他们还会放任一些流毒不散,如此一来,只要流毒仍存,功德就会源源不绝。

这些手段,任煌都可以分析出来,这就是他怀疑的最初来源了。

自此之后,他就开始关注诸多的非官方信息,小道消息也好,各种传言也罢,他试图从官方渠道之外的信息中找出一些社会上的真相来,而在这样的追寻下,他猛然发现他似乎一直忽视着这个世界上极大的一片区域,功德之外。

所谓的功德之外,就是指所有功德世界之外的世界,这里的世界并不是指位面,宇宙什么的,或许在同一颗星球上就有功德世界与非功德世界的杂处,比如这个学院都市就属于功德世界,除了学院都市的这颗星球的别的地方就属于功德之外,这种概念其实是一个模糊化的概念,大约就类似有人的地方叫做文明世界,荒郊野外属于荒野世界一般的形容。

任煌发现,他一直都在无视着功德世界之外的一切,那里的人和事,他即便知道了也会下意识的去无视,就如同那里的人不是人,那里的灾害与罪恶无关紧要一般,就比如这个学院都市,一整个星球上只有一座都市,而且还是专门用于教育的城市,除此以外,这颗星球上再没有任何功德世界,别的地方难道全都是荒郊野外,原始地带,毫无人烟不成?

为此,任煌曾经在深夜里偷偷潜伏出了学院都市,这其实是禁止事项,而且是要受到严重警告,乃至是退学处理的禁止事项,而一向作为好学生的任煌却偏偏这么做了,他有一种预感,这一趟出去后再回来,他将变得彻底不同。

然后,他在离开学院都市的数天时间中,全靠着好友弓长恒帮他掩盖离开的痕迹,对外宣称的是他病了,数天后,回来的他果然大病了一场,这反倒没有引得任何人怀疑,特别是在有医生开出证明的情况下,所以除了他的好友弓长恒以外,别人根本不知道他离开学院都市了数天时间。

在这数天时间里,他在野外看到了许多东西,荒废的城市废墟,巨大得完全不合常理的野兽到处游荡,荒原,一望无边的寂静世界……

原来在学院都市之外也是有城市的,只是这些城市全都已经荒废了,不,不是荒废了,而是变成了废墟,彻底的废墟,仿佛是发生了战争,或者是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给彻底破坏了一般,在这些废墟中,任煌找到了这里曾经有人类生存过的痕迹,甚至似乎还有最近存在过的,他怀疑野外还有人类存在,罪人们……

没错,任煌想起来了,除了普通人类(功德一族)以外,还有罪人,就是生下来就带着罪孽的人,他们是没资格进入到功德世界里来的,他们只配生活在野外,被罪兽所吞噬。

那些巨大的野兽就是罪兽,它们是专门吞食罪孽的野兽,罪人也在它们的食谱之上。

这一切他都知道,但是他都下意识的去无视了,过去的十几年时间中,他都一直在这么做,知道一切,却无视了一切,只是关注着官方所报道的一切,以及慈善家们所做的一切,他明明知道功德世界之外很残酷,所有的罪人们生不如死,但是他都下意识的无视了它们……就如同它们不存在一样。

自那一次离开学院都市之后,任煌与他的同学,朋友,甚至与弓长恒交谈过功德世界外的那些,废墟,罪人,罪兽什么的,但是他们所有人全都仿佛那是平常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他们都记得,但是很快的就会把话题转移开来,接着仿佛无视掉了功德世界之外的一切,罪人,罪兽全都不存在一样,而是开心的说着日常的事情,说着某个慈善家又做了什么慈善,又拯救了什么,又获得了多少功德,仿佛这才是他们该知道的一切那样。

这一切都让任煌毛骨悚然,有一股力量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让他们明明知道这一切,却全都无视了它,就如同之前的他自己一般,视而不见,望而不得。

从那以后,任煌就一直通过各种资料,甚至暗地里通过功德从功德之轮处寻找各种未曾被记录的信息资料,他想要知道到底是谁,或者到底是什么造成了现在的一切,为什么人们都对功德世界以外的一切视而不见呢?

他对这样的世界,感觉到了恐惧……

就在任煌从图书馆走出来后,他就径直向着自己的宿舍方向走去,而他所没注意到的,是在距离他极遥远外的一栋高楼上,数个人影正用远望物品密切的关注着他。

“……他就是弓长恒最好的好友了吗?娲可真厉害,这么简单就将他给筛选了出来。”一名男子兴奋的说道。

另一名男子则苦笑着道:“会者不难,难者不会,之所以这么简单,不过只是因为娲太厉害罢了,她的智慧……我前所未见。”

在场几人都是沉默了,之后拿着望远装置的男子收回了视线,对其余人道:“准备回去吧,然后按照娲的计划来进行,或许……我们不需要战斗,也不需要等待其余小队就可以完成任务了……”

“将弓长恒,带回我们的世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