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尔星人自身没有文明可言,因此,在文学、医学、数学、天文……凡是人们能够想到的这些范畴中,努尔星人都毫无建树。

而俞绯口中的医师,也不过是一些懂得些许皮毛的人。

也是因此,努尔星人其实身上大多都有病痛,区别只在于大小。能忍的就一直忍着,忍不了的……也不过是忍到死罢了。

毕竟,努尔星人,除了被卖出去的,其他人是不能离开的,自然也不可能去星际看病。

而努尔星本地,努尔星人自己医学落后,外面的医生也不可能到奴隶星来发展,官方对努尔星则一直是放养的态度,除非是提供给外宾的设施,其他都是放任不管的。

不说别人,就说森岛和森丽,两人身上的毛病就不少。

森岛的腿早年在训练营的时候骨折过,当时虽然及时正骨了,但显然水平不是特别高超,森莲用精神力检测过,有些许碎骨遗留在外侧。因着这般,森岛每到阴雨天气,腿都会疼。

森丽身上也有点毛病,不过她应该是坐月子的时候没坐好,以至于如今大热天的也不能吹到风,要不然就会头疼。

事实上,森莲那些兄弟姐妹之所以能够一个不少地长大,努尔星人本身出众的身体素质占了一部分,但也有她偷偷帮忙的原因。

否则的话,森雪六岁那年发烧应该已经转成了肺炎,以努尔星的医学水平,是如何也看不好的,还有十哥森威,当初他在训练营遇到凌霸事件,当时折断的肋骨已经戳进了肺叶,大脑也受了重创,若不是森莲偷偷出手,他也活不下来。

邻里之间,各家生的孩子都不少,但是像森家这样一个不少都养到成年的是少数。

森莲再进山,已经是半个月后了,因为有农用机器人的帮助,今年家里的收割比往年快了半个月。

秋天本来就是猎物丰盛的时候,森莲进山没一会,就看到了好几只野兔,甚至还有一只个头不小的公鹿。

不过因为不想太过暴露自己的缘故,森莲是很少猎这种大猎物的。

益母草这东西在地球上很多见,但是森莲这些年却没在山上看到过——当然也可能是因为空间里什么都有,她没有在意的关系。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费了些力气,森莲在一处山石旁边发现了一簇益母草。

虽然不多,但她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簇益母草已经结籽了。

将益母草收集好,森莲并没有离开,而是往深山里去了。

——马上就是冬天了,这里可没有暖棚,到那时候家里的餐桌上连点绿叶子都看不到,所以森莲打算采点菌菇回去晒干,免得到冬天只能用咸菜配饭。

让森莲意外的是,菌菇没找到,她却是找到了一片橘子林。

这个季节正是橘子的收获季,一眼看去,枝头挂满了黄橙橙的橘子。

不过野生的水果甜度有限,森莲也没有报太大期望,不想摘了一个尝了下,味儿居然还不错?

虽然确实不是很甜,但也不酸,水果特有的香气非常浓郁。

努尔星人是很少吃水果的,倒不是因为其他,只是土地大多用来种粮食,他们实在没机会吃到多少水果。

也因此,森丽虽然有些失望女儿带回来的不是肉——之前森阳带回来的那些肉早在丰收期间做给大家吃掉了,但见几个孩子喜滋滋地吃橘子,便也不说什么了。

吃过饭,森莲去了一趟俞绯家,把益母草给她了。

见她回来,森丽皱眉道:“刚刚你走得快没来得及问,你拿了什么去阿绯家?”

森莲没在意,“一点草药,阿绯拜托我在山里找的。”

森丽眼睛都瞪大了,“她给报酬了吗?”

森莲皱眉,“只是举手之劳,要什么报酬。”

“放屁!”森丽难得爆粗口道:“对你是举手之劳,旁人谁能随意进山的?就去年,里长托训练营的教练帮他进山找一种药鱼,足足给了一千斤粮食!”

这事森莲倒是知道,只是……

“那药鱼不是很稀有吗?阿绯托我找的草药挺寻常……”

一句话没说完,就被森丽打断道:“再寻常它也不长在地里!”

森莲哑然无言。

这时,一旁的森岛开口了,“好了,不过只是小事。咱家和俞家当了那么多年的邻居,总不能为这一点小事闹翻。”

“你们父女两个……”森丽气得瞪大了眼睛。

看着自家阿妈气冲冲地离开,森丽皱了皱眉道:“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阿妈好像特别讨厌俞家。”

森丽性子不算多好,也不算多差,但和附近的几位主妇多多少少都有来往,只有俞母……印象中两人好像不怎么碰面。

本以为得不到回答,不想森岛却道:“这其实是老一辈的事情了。”

顿了顿,他道:“你们原来有个叫森蝶的姑姑,要是活着的话,比你们大哥大不了几个月。你们阿妈嫁给我的时候,阿蝶还在襁褓里,你们奶奶又去世了,因此她可以说是你们阿妈带大的。名义上是小姑子,其实跟自己女儿没区别。”

“阿蝶长得漂亮,天赋也不差,因为年纪关系,跟俞家的长女关系很亲近。俞家的长女天赋不好,基本已经绝了被买走的可能。”

“后来阿蝶成年,即将参加甄选的时候,突然失踪了。一家子找了许久都没找到。那时候,我们都怀疑她是被外宾给掳走了。”

“结果隔年,阿蝶衣衫褴褛地逃了回来。我们也才知道,原来她是被俞家的长女关了起来。”

森莲一愣,下意识道:“因为嫉妒?”这个其实不难猜。

森岛点了点头,又摇头了,“我们觉得是嫉妒,但是那俞家长女居然说她喜欢阿蝶,不想阿蝶离开。说实话我们不太理解,两个女的,得喜欢到什么程度才做出这种事?”

森莲却恍然了,这是……碰上了一个蕾丝?

就听森岛道:“原本,我们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阿蝶性子也坚韧,已经打算参加下一年的甄选了。”

“结果,那俞家长女跟疯了一样,拿着一把刀把阿蝶杀了,自己也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