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刚才那些打手还没有跑光光的话,king是不会被这块石头砸中的。不过,在他的概念中,自己背后是不应该有敌人的,根本没有防范。骤然受到袭击,他本能地向后了一眼目瞪口呆的金泰熙,然后被日本人抓到机会又打了一拳,好在他的抗打击能力虽然也很强,但那日本人这一拳是试图将他击倒的,结果嘴角流下了鲜血。

这下king可就不能再留手了,在他全力出手的情况下,两名日本人半分钟之内被搞定了,最后出拳的可是内田有纪小姐。

“不出来,原来振武是高手呢。”内田有纪很兴奋,她可不像金泰熙和李孝利那样为king受伤感到什么担忧,只是取出了随身的手帕帮他将嘴角的鲜血抹去了。男人打架受伤,对于她来说,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着一眼内疚的金泰熙,担心伤势的李孝利和爽朗的内田有纪,king笑了起来,“那是当然,要不哪里敢当巧美的伙伴呢?孝利啊,我没事情的,这点小小的伤害我还不在乎呢。泰熙你就更加不用那种眼神着我啦,有帮忙的心意就算很好的了。”

“这个,真是,在运动方面我还是太笨了,帮了倒忙。不过,那两个整天跟着的家伙这时候怎么不见了,不是说要保证我们的安全么?”

她说这话的时候李孝利正在研究king被击中的部位和力度会不会引起内伤呢,但是却听到king回答道,“如果他们两个来了,今天我们就不能爽快地打一场了,那可就一点儿也不好玩了。”

“啊?”内田有纪觉得很意外,“莫非振武提前知道这帮人来这里?”

“从我们来长城的时候就一直在后面跟着,我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他们只来了十个人,就没必要让那两个家伙叫什么人来了。”

李孝利听了,大怒,狠狠地对着king被打的地方锤了下去,“哟,痛呢。”king不满地说道。

“你这个家伙,难道是要人这么担心的么?明明早就发现了也不提前处理好,那是打架呢,难道你真的就不会受伤!我打的这下比刚才轻多了,你怎么会觉得有什么痛?”

见李孝利突然发这么大脾气,甚至没有用“振武哥”,而只是用上“你”了,几个人都挺惊讶,king则是有些尴尬了,“这个是意外,是意外罢了。”

李孝利这时候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表现的对king太过关心了一些,于是转移了话题,“那么现在已经到了山下,振武哥的承诺能兑现得了么?”

“哦?这个事情啊,”king打量了一下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的两个日本人,“喂,你们两个,难道说现在还没有接到你们总部的通知?”

“总部的通知?”在场所有人都惊讶了,“什么通知?”日本人奇怪地说道,“内田小姐必须跟我们回日本,否则的话,下次我们会有更多人来中国抓她。刘社长不可能阻挡住我们日本人的决心的。”

“行了吧,”king有些不耐烦,“我得到的消息是贵公司已经放弃了对有纪的追踪,你们还是打电话回去核实一下吧?”

“哟?”那日本人感到他说的不像是假话,就要去找电话亭,向国内拨电话,king这时候才知道怎么回事。这年头移动电话还没有做到全面普及呢,这两位明显只能算是下面跑腿的,还没有这么高级的配置,难怪没有收到他们公司的通知呢。于是他将自己的电话递了过去,“你们打电话问问吧?”

“真的解决了?”李孝利比内田有纪更关注此事,“到底怎么解决的?”而此时,内田有纪只是饶有兴致地着这位神奇的伙伴,丝毫不怀疑对方所说的是否属实。

这个时候,拿着电话家伙正连连对着电话里面那位鞠躬,仿佛对方正在自己面前一般,然后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将电话交还给了king,然后深深地鞠了一躬,说出了两个几乎令大家的眼珠子都掉下来的字,“老板。”

然后大家着king点点头,收回了电话,“有纪,你的公司已经被我收购了,以后没人再会难为你了。还有,藤井集团的兼并战现在也已经展开,我想他很快就不会有那种心思了。当问题最终解决后,藤井集团将会取消对柳生会的邀请,那么一切都解决了,到时候有纪就可以返回日本了,我想也不过就是几天的时间吧?有纪正好把这次当做是旅游。”

三个人听了都很惊讶于king的手段,要知道,想去收购一些公司尤其是韩国和日本这种国家保护主义非常盛行地方的公司是非常困难的。而king一天之内就收购了一家规模并不算小的经纪公司,现在还在为内田有纪攻击日本一座中型集团更加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那没什么的,金融方面的东西我一直在搞,对于日本和韩国这样保护主义很严重的国家我安排了不少当地的操盘手,对下面的公司已经有一定掌控力度。要收购他们最大的问题不过就是资金,我昨天支付出去就解决了。”他轻描淡写地说道。

“哦!那么振武可是我的老板了。需要重新认识一下,我是内田有纪,请多多指教。”内田有纪笑着伸出手去,但是king却没有接上。

他摇了摇头,“有纪可是我的伙伴呢,既然是伙伴,就不应当存在这种关系,现在我正在办理手续,将公司并入大和影视株式会社,所以我不是老板了。”

“即使是伙伴,”内田有纪会心地笑了,“这也是帮了我的大忙啊,真是需要好好地谢谢你,还真得想个好的方法呢。”

“伙伴之间哪里需要这么多不相干的东西?有纪是当巧美当多了吧?只顾了当领导者,伙伴之间的帮助是相互的,你帮帮我,我帮帮你,这不算什么?”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了一下,再次打量了一下内田有纪,“对了,这次可真是还巧了,我还真的有个事情要帮忙呢。有纪可是演员呢,正好符合要求啊。”

“演员?”内田有纪听到竟然跟自己的专业有关,不由地一问,“嗯?”

金泰熙一听他这么说,就知道坏了,肯定是那件事情了,那个怎么能让她去啊,让自己以king女朋友的身份见他的父亲是自己此行的重要目的啊。李孝利明显没兴趣,怎么现在又多出来个内田有纪呢?

“过两天我们要去上海,到时候要见到我的父亲,到时候要请有纪扮演我的女朋友,让他。”

“哟,那怎么行,我们可是伙伴呢。”内田有纪发挥演员特色,开始大呼小叫,“我是不会把伙伴当做异性来待的。”此时,她就活脱脱一个日高巧美的形象,洒脱而阳光。但是语气间却透露出不容质疑的腔调,果然不愧是出色的演员。

king不禁竖起了大拇指,这种形象的内田有纪是最能吸引人的,“这个任务我本来想让她们两个来帮忙的,可是她们实在太小了,都还是高中生的年纪、我父亲可是精明的,一下子就会被出来了。怎么样?帮不帮忙啊?”

(打倒来犯者之后,king向透露了自己帮助内田有纪解决了问题。不过,他可不想内田有纪对他产生什么感激之情,以伙伴之说直接将这件事情掩盖掉了。不过,最后他还是将扮女朋友见自己父亲的任务交给了内田有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