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局?”king没有直接拒绝,“莫非金泰熙认为有什么东西能令我感兴趣,值得我去赌博?”他转向韩恩贞,“恩贞小姐,我不知道你跟金泰熙有什么关系,不过我的承诺含金量可是很高的,你可不要跟着泰熙一起去闹哦。”

“没关系,”韩恩贞笑道,“泰熙完全可以代替我做决定,要不然我都不会来参加这次模特比赛,我的志向可是选美会的冠军。”

“对了,”金泰熙接着说道,“振武哥不要挑拨我跟恩贞的关系哦,我们可是从小玩到大的玩伴呢。还有,振武哥怎么不听听赌局的内容?”

“那你说说吧,不过说到赌局,我似乎很少有输的机会。”

“振武哥放心,我可不是会输掉0亿美元的金喜善可比的,我的赌局内容就是一年内在韩国找到可以击败ftf的女子组合,振武哥有没有兴趣?”

“哼,你的挑战我接受了,一年内你找到可以压制ftf组合的女子组合,我就同意放弃不上影视剧的决定。宋慧乔小姐,明天请记得来我的公司。”

着对这一切还莫名其妙的宋慧乔点点头应了下来,king转身欲走,金泰熙在身后说道,“振武哥是不是忘记了,我还没说赌局输了你能得到什么呢。”

“不必了,”king不屑地了她一眼,“虽说泰熙选择做我赌局的对手,我却不能认可这一点。能赢了我,我就听你的,你输了,乖乖地当你的大学生就好了。”

韩恩贞见king转身而去,眼睛眨眨地对金泰熙说道,“我还以为这位刘社长会提出什么难以接受的条件呢,没想到他居然什么也不提。”

“我倒是希望他提,”金泰熙说道,“只不过这位哥不但从来就不会欠别人什么东西,而且还很怕别人欠他的情。”

韩恩贞听了,奇怪地问道,“这世界还有这样的人么?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很简单,他认为别人欠了他的情的话肯定无法偿还,那么每次见到他的时候就会产生负债感,而他讨厌这种感觉。要不然啊,那个大花痴金喜善早就成为他的猎物了。”

“金喜善?!”韩恩贞眼睛中冒出了小星星,她想走选美一途那可是跟随着金喜善的脚步呢。虽说知道金泰熙跟金喜善的关系不好,但这并不能让她反感金喜善本人,“听泰熙这么说,我也开始对这位刘社长感兴趣了呢。可是泰熙这么强势的做法,会不会引起他的反感?”

“才不会呢,振武哥以改变他人的命运为自己的目标,而我,就是要来改变他的命运。”金泰熙的眉毛上挑,“恩贞啊,你要是对他感兴趣,我可不担心,这样的男子很多人感兴趣是正常的。”

韩恩贞笑道,“我是开玩笑的啦,泰熙别那么认真,不过明天也让我去片场吧,现在我对你们拍摄的影片有兴趣了。”

第二天继续进行影片拍摄,雨天很惊异地到昨天模特大赛的三甲都来到了片场,偷偷地对紫枫说道,“你说我们社长是不是夸张了一些,现在周围已经有这么多漂亮的妹妹了。我除了金喜善之外,其他那几个也都迟早要进演艺圈的,到这种情况,紫枫不为孝利姐担心么?”

“我担心什么?”紫枫觉得好笑,“我发现雨天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太热衷了,你刚才也说了她们都将是演艺圈中的人,连孝利姐自己都会是的。现在根本没有到考虑这事情的时候,哪一个这么早考虑的话,即便一时让社长动心,也肯定不会是他感情的终点。”

大家换好装之后电影继续上一个镜头拍摄了,雨天饰演的朝鲜国王说道,“朴光泰么?他果然还没有死,起来是闵俊浩知会他消息逃走的了?”

“臣下有罪,但是臣下知道他父亲是无辜的,因此才这么做。”

国王摆摆手,“我也知道他是无辜的,不止是我,先王也知道这一点,而且俊浩肯冒大风险去通风报信也不会是自己的主意。不过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既然俊浩认为他有能力将公主救出来,那么我就决定用他,至于酬劳么,我可以给他三样:恢复家声、一颗人头还有就是可以成为金华公主的夫婿。”

“什么?!”闵俊浩听了,大吃一惊,这三样东西中的任何一样都是朴光泰不可能会拒绝的,不过最后一条有可能么?“王上,公主可是要嫁到唐国去的啊,怎么可能还可以让光泰当公主的夫婿?”

国王摆摆手说道,“公主被掳,大唐就会担心公主已经失贞,难以再令她和亲了。当年欠下朴家这么多,还是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闵俊浩听了大喜,但是还有些犹疑,“可是王上所说的一颗人头想必是指太仆令的人头了,可是他并没有犯有什么罪过,怎么可以随意诛杀呢?”

“作为一个臣子,令国王有了想要杀他的念头,这本身就是罪过了。更何况他的人头还对王家有这么重要的作用,也算死得其所了。”

闵俊浩听了,急忙下拜,代朴光泰感谢王上的仁德,然后就领了王旨去诛杀太仆令,而新罗王见他这么兴冲冲地而且,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此时,在幻剑门,朴光泰还在继续勤练他的剑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回到王都亲手杀死自己的大仇太仆令。而双目失明的李月姬正在挥舞着手中的双剑,跳动着剑轮舞,这两年多时间以来,她无法做别的什么事情,只能进行这支舞蹈的训练和表演。这支舞蹈并没有因为她眼睛的失明而水平下降,正相反,越发精彩起来,让同门的师兄弟们都非常喜欢。

“光泰,”风尘仆仆的闵俊浩叫道,将这位观李月姬优美舞姿的剑客叫的清醒了过来。

“俊浩哥?你怎么会来了?”朴光泰也是几年没有见到闵俊浩了,只是通过书信联系,见他亲自来到当然大喜。

“有大喜事,所以我来了,”闵俊浩的面上掩饰不住那种喜意,“光泰的梦想一下子全部实现了。”

“什么梦想?”朴光泰也激动起来了,他有什么梦想,这位大哥可是很清楚。

闵俊浩提起手中一只大盒子,将它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一颗人头,太仆令的人头,“王上的旨意:为朴家恢复家声、诛杀太仆令,并将金华公主殿下下嫁于光泰你啊。”

“什么!”朴光泰见到太仆令的人头时已经惊喜莫名了,然后越听闵俊浩所说越欣喜,但是在他全部听完了,他反而冷静了下来,“王上施予大赏,身为臣下的必将肝脑涂地,以死相报。不知俊浩哥是否还带来了王上什么旨意?”

闵俊浩点了点头,“没错,王上确实遇到了困难的事情,需要光泰出手。事情是这样的,公主被劫持了,光泰你必须要将她救回来。”

“什么?!公主居然被劫持,那么身为臣下的当然更要努力将她营救回来!”

“不止是臣下,还是公主的未婚夫。”闵俊浩纠正道,“只不过劫持公主的那个人十分可怕,一个人杀死了50名侍卫和骑兵,并且只出了一剑就伤了我。”

朴光泰皱眉道,“如果这么说,这个对手可真是非常强大啊,不知道有没有别的什么特点比方说什么流派的武功什么的。”

“有的,”闵俊浩说道,“他带着一只面具。”

(king决定参与金泰熙的赌局,他的态度引起了韩恩贞的好奇,结果次日模特比赛三甲都去观他们电影的拍摄了,而电影此时也已经进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