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寒冰腊月,小河上早已结上了厚厚的冰层,king穿上冰鞋,在整个场地滑行了一圈,对这里表示满意,这本来就是天然的溜冰场嘛。

“振武哥,你不是说自己无所不能么?莫非溜冰也在行?”只要有机会,李孝利就会挑衅一下king的权威。

king瞟了她一眼,“来李孝利还是不相信我的实力啊,哦不,估计李孝利是想免费演出啊,这么狡猾可不行。”king到李孝利带着期待的表情就知道她的想法了,“我表演之后一定要有彩头。”

“啊!振武哥你什么时候变成小气鬼了,前两天十亿美元都不要,现在还问我要什么彩头?”

“嗤,”king不满地扫了她一眼,“十亿美元李孝利能给的出来么?给不出来的东西我要来有什么用?我又不是放高利贷的。这次你们到我的表演只需要付出一个吻。”

“啊,”在李孝利来,这要求真是邪恶,“这怎么行?这个要求我不同意。”

“哦,这样啊,那么喜善也不同意的话,我就不滑了,反正也没人。”

“我同意,如果当是支付门票的话,我同意了。”金喜善好像无所谓一般回答,实际上她心里已经开始期待了。

“哦?”king笑了一下,“那么李孝利你转过去不许,没门票了算犯规。喜善啊,我的表演你了的话,绝对会认为门票支付得物有所值。”

李孝利听了赌气地转过头去,不再理会他。king也不在意,穿上冰刀走上冰面,然后很绅士地向金喜善弯了下腰,表示演出开始。随之,他开始在冰面之上滑行,速度越来越快。

腾然,速度足够了的king从冰面上飞纵而起,“哦!”金喜善惊叫了一声,只见king的双手双腿此时竟然进入了同一个平面之上,就像一个飞转的盘子一般在空中飞舞。

李孝利本来真不打算king的冰上表演的,即使听到金喜善的惊叫声她也能忍住不向那个方向。不过这个时侯,她面前有个小女孩惊喜地大叫了起来,“真是太好了,就要这样子的。”这个小女孩,可不是king谈论及李孝利她们的时候口中的“小”,那是真正的小,起来只有六七岁的模样。

“喂,”李孝利问道,“那个人真的表演得非常好么?”

“是啊,”那女孩根本没有向她望过来,“简直太棒了,我了这么多人的录影,还没有那个可以在空中保持水平的。噢!”小女孩又高兴得鼓起掌来。

这回,李孝利也把持不住了,反正自己欠king的东西已经很多,他也从来没找自己兑现过。这次,应该也不例外,她转过了头去。

此时,king当然早已从空中落了下来,不过落在冰面上的并非是他的腿,而是他的双手。king的双手在冰面上高速旋转,双腿借势向上抬起。当双腿向上呈“”字型的时候,他的右手向冰面上一拍,整个人顿时飞腾而起,以自己为轴心在空中翻腾起来,架势,正是霹雳舞蹈。

李孝利是见过king表演霹雳舞蹈的,可那是在舞台之上压制张佑赫,受到音乐的限制。现在则不同,冰面的舞台比当初选练习生的舞台不知大了多少倍,而且也根本没有音乐,king的冰上霹雳表演得淋漓尽致,或翻腾,或飞跃、或旋转,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碍他,地心吸引力此时起到的作用也仿佛微乎其微。周围所有的观众都痴了,甚至忘记了鼓掌。过了很久,king的身形终于在冰面的中心渐渐停顿了下来,缓缓向大家鞠了个躬。

“真是太完美了,”那小女孩说道,她转向旁边一样目瞪口呆的大人说道,“老师,您说是不是?您见过更完美的花式滑冰表演么?”她这位老师也是一位花式滑冰的高手,但是小女孩已经不再问她是否有能力做出这样的表演,而只是问她有没有见过,有此已经可见一斑了。

“也许,”她的老师说道,“最终极的冰上舞者可以做到这一点吧,可惜我也没有机会见到这样的高手。”

“姐姐,”小女孩问向李孝利,“这么好的表演姐姐刚才干什么不呢?”

李孝利显然也还有些精神恍惚,或者没注意到跟自己说话的是一个小女孩。“振武哥他提出的要求太苛刻,竟然要以我吻他作为这个表演的门票。”

“啊?就只是这样么?”小女孩突然走上了冰面,向king滑去。原来,她也穿着滑冰用的冰刀呢。

king见一个小女孩向自己滑了过来,也非常意外,然后发现她伸开了双臂,他没有办法,只好一把将对方抱了起来。那小女孩趁着这个关节点,动了下樱唇,吻在了他左边的脸上,把他吓了一跳。

“喂,你在干什么啊?”金喜善见了也吓了一跳,虽说一个小女孩的吻并不能说明什么,可是会让自己答应给出的门票效果下降了不知多少呢。

小女孩在错愕的king的怀中说道,“刚才的表演我也了,按照那位姐姐的说法,我也应该付门票的啊,难道不对么?”

king这时候后也从惊讶中回过神来,“门票这种东西是大人才要给的,小孩子不需要给出什么样的门票,年龄不足是免票的。”

如果是一般小女孩听了,也许会谦让两句,可这位明显不是,“那么我已经支付了这张门票,哥哥应该怎么还给我?”

“哟?”这可把king难住了,那是一个吻,应该如何还呢?但是免票的说法又是他自己说的,食言还真不是他的习惯。一个6、7岁大的孩子居然把他难住了,“那么小妹妹你说,应该怎么还给你?”

旁边那个大人听了,急忙喊道,“妍儿,要他做你的老师!”

king到被称作妍儿的小女孩眼睛一阵闪动,知道她要说什么了,立刻打住,“这个不行,我只是一名业余冰舞者,是不会做任何人老师的。”

“哦,”妍儿明显有些失望,但她并非勉强别人的人,“那么能不能请大哥哥跟我一起来个冰舞?”

“你么?”king打量了一下这个故意将自己的身体挺直显得稍微高一些的小女孩,“双人冰舞中的女生在空中的时间可是比较长,我担心你会害怕。”

“她不会的,”旁边的大人喊道,仿佛害怕king拒绝一般,“妍儿虽然现在还没有开始学习花式滑冰,可她的志向却是这个方向。先生您跟她滑一次,就会发现她的天赋所在。”

“哦?”king听了,也感起兴趣,“那好吧。冰上霹雳是男子花式滑冰的专门舞式。如果是男女共舞的话,就用冰上华尔兹吧。只不过我跟妍儿小姐从来也没有一起练习过,妍儿小姐必须把滑冰的主动权交到我的手中。”

金喜善听了这话,脸上“唰”地就红了,想当初,不就是因为自己把主动权交到了king的手中,而使自己心思摇动,直到被对方俘获了么?不过自己已经到了20岁这个年纪,那个小女孩只有6、7岁,应当不会受到哪方面的影响的。

妍儿当然不会拒绝这样的要求,站在了king的对面。按照非常正式的冰舞礼仪,他们两个人向对方鞠了个躬,然后又向观众鞠了个躬。

(金妍儿是韩国日后唯一的世界级冰上王者,现在还没有开始学习花式滑冰。这次碰到了king,又会产生什么样惊艳的冰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