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振武哥,”李孝利听了king那句话笑得肚子都痛了,“喜善姐,你见过这么自恋的人么?哪里有人这么说自己的?”

金喜善着king走向付款台的背影,“我觉得振武哥确实很有风度啊。”说着就伸手要去帮忙提购物袋。正想着king如何拿取这么多购物袋会不会出糗的李孝利赶紧说道,“这个就不要了吧?这个应该是男人做的事情。嗯,对了,喜善姐出来怎么也没有带助理啊,像喜善姐这样的大明星一个人旅游多危险啊。”

“哦,既然是出来游玩,带上助理跟工作一样就不好了,”金喜善可不想提及这个话题,赶紧就想岔开,“嗯,刚才振武哥这么有把握说别人不会注意到我,是为什么?起来孝利你知道啊,服装展是怎么回事?”

“那个啊,”李孝利向king的眼光也有些变化,“上次振武哥当过一次模特,也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使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衣服上,而不去注意他自己,用他自己衬托出衣服的华丽。这次当然是让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而不注意喜善姐了,用喜善姐衬托出他的帅气,哼。”

金喜善听了很是惊讶,向结账回来某人的眼光更加不同了。本来么,心动的女生发掘出自己心仪对象更多能力是更令她们兴奋的事情,“这个本身就是很厉害的演绎功底啊,能做到这一点至少是顶级演员啊。哦,可能还不止。要是他能够也去拍摄电影该有多好。”

“这次这些就当见面礼了,”king大方地说道,“下次再买什么东西就当是给李孝利支付当导游的费用吧。”说着,他抄起了地上的袋子。

金喜善听了这个,心情挺好,起来这个对自己颇具威胁力的女孩跟king的关系并不算很密切,否则他哪里会计较这个啊。李孝利也没说话,只是斜瞟了king一眼,虽说这些作为见面礼的话,已经算是价值不菲了,可这人怎么就喜欢这样说话啊?难道不知道这么说话会把人的好心情都弄没了?见金喜善急急忙忙地帮忙拿袋子,她也只好跟着上前帮忙,想king出糗的美好愿望落空了。

她们两个帮忙拿了四五只提袋,已经觉得颇为沉重,可是king拿着其余的十只却好像举重若轻,大踏步向外面走去,金喜善的嘴角再次颤动了一下。

回到酒店,天已经微微泛黑了。“导游小姐,说说晚上和明天的行程吧。”

“本来晚上走走夜市是最好的选择,可是今天已经购物啦,我还是休息一下,在酒店里面打打花牌就好了,因为明天我的安排是爬山,需要充足的体力。”

king皱起了眉头,“孝利啊,这里的山有什么特别的么?我们在首尔那边清溪山、北庄山还没有爬够?还有啊,我才来韩国多久,花牌是怎么玩的,我一点都不知道啊,难道说李孝利想欺负我这个外国人?”

“呵呵,”李孝利狡诈地笑了起来,“我说的山可是在海边,跟清溪山、北庄山大有不同哦。而且振武哥不会打花牌的话,我们可以教你啊。当然了,学费还是要交的。”

“还要交学费啊,这个还跟赌博有关啊?”king皱了皱眉头,“这样不好吧?”

李孝利赶紧澄清,“这不算赌博,一般只是玩00韩元一分。既然振武哥不会花牌的话,我们十韩元一分好了。振武哥不会这样都不敢玩吧?”

king这小妮子竟然用激将法,于是掏出了钱包,里面当然不会有太多的现金,“今天买了不少东西,确实没多少钱了,就十韩元一分吧。不过为了不让李孝利这么闷,我们定个新规则:计算的时候每得到一分那么奖金就翻倍,怎么样?”

李孝利听了不解,“这是怎么个算法?好像怪怪的。”

king笑着解释道,“很简单啊,这是我李孝利肯定觉得0韩元一分太少想出的奖励措施。比方说,赢了一分,那么就是十韩元,两分翻倍,就是二十韩元,这跟以前的算法是一样的。可是三分就不是三十韩元了,翻了倍就是四十韩元了,以此类推,从我手里收到的学费也会多一点。”

“哦?这样啊,”李孝利笑道,“既然振武哥想送我们一些零花钱当然没有不要的道理,我们现在就来?”

金喜善有点疑惑,“那四分不就是八十韩元了?”

“是啊,跟一百韩元一分中的一分都不如呢,这回还是我得了大便宜,不过陪两位大美女打牌,多交点学费我也是愿意的。”

这下金喜善也没意见了,不就是翻倍累计嘛,有什么大了不得的?

李孝利冲着金喜善使了个眼色,“这么算的话我可担心振武哥包里面的钱不够多呢,我刚才了,只有一万元多一点吧?”

“李孝利竟敢怀疑我的实力,”king佯怒道,“这个真不能容忍,最多我们立下字据,我们签字确认就是了。难道我还会跑了?”

没等金喜善反对,李孝利就鼓起掌来支持,“好啊,我同意。”她拿来一张白纸来计分,着king将规则写了下来并签了字。

“好了,我们可以开始了。”李孝利问酒店借来了牌。

“等等,”king向她,“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签字,你们不签啊,这样不就不公平了?难道说李孝利你想欺负我么?”

“签就签,难道对上一个新手我们还会输啊?就算输了,我也带着两万元呢,不会给不起的。”说着她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金喜善也紧跟着在上面签名了,但同时她还是说道,“有必要搞得这么正式么?弄得跟真正赌博一样了。”

“只是个规则而已,李孝利可是各凡事都很认真的家伙,她是怕我赖账。”

king了解规则后开始打牌,跟一般新手一样,全然乱出牌,当然是输掉了,可是李孝利她们想取得大分也不容易,全都被king乱出牌搅局破坏。金喜善倒是没什么,弄得李孝利有些郁闷。

“振武哥,你怎么乱打牌啊,教了这么久还不懂么,两个一对的也能打出去?以后这么打跟送钱给别人没区别啊。”

“没关系,”king憨厚地笑了一下,“送钱给两位大美女,不是求之不得么?”

这时候的king在李孝利心目中的光环消失了,绝对变成一个傻乎乎的白羊了,而她正是这位不懂花牌白羊的导师。

还没到点,king已经输掉了接近一百分了,“不玩了吧?”king说道,“都输掉很多了,来我没什么天赋啊。”

“切,我还以为振武哥真是学什么都很厉害的高手呢,居然连小小的花牌都要学这么久?”李孝利一脸鄙夷地说道。

金喜善也赢了一些,“振武哥忙着培养学生呢,当然不会在这些玩意上下功夫了,输掉点也很正常嘛。”

“可是现在才点,又只是一百分不到,输了才不到一千韩元就不玩了?你不是有一万多吗?怕什么?最多后面的旅程我们用赢的钱来支付好了。”

king皱皱眉,脸色有些发红,“什么话,我可是堂堂社长呢,怎么可能用你们的钱来支付旅费!来就来,说不定我就赢了。”

“那就对了,这才像男子汉。”李孝利说道,她可是没打算让king还钱,以后拿着king的欠款单在紫枫和雨天面前也非常有意思啊。

(李孝利对king了解的还是不够多,当她签下那张单的时候已经进入了king的布局之中,顺带把金喜善都旋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