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册?”何社长面露难色了,那份名册他当然有,这种东西在明面上大家心里都有数,可是一旦被公布出来,立刻相当于在娱乐圈放了个核武器,引发的可是娱乐圈地震,这种情况他也承受不起。“莫非公子是为了拿捏他们的**或者是需要他们提供什么服务?”他硬着头皮提出这个问题,如果真是这两种情况的话他还是能够接受的。

“当然不是,”对king非常了解的李治说道,“des是靠自己实力立足韩国娱乐界的,而且必然是站在最顶端,至于说要什么人提供什么服务,何社长觉得有哪个艺人有这样的资格为我们社长提供这方面的服务呢?”

“那个,当然没有,”何社长见king对李治的解说点了下头表示认可,他的心中更加不安了,“那么公子的意思是…。”

“首先,我是刘社长,不要再说什么公子了。我只是要告诉你,只要在名单出现价码的名字,我都不会再去关注他了。无论什么人只要有价,那就没有任何竞争的可能了,也就失去了我去关注他的价值。”

何社长抹了一把冷汗,“这个很简单,我可以每个月提供一份名单给刘社长。但是这个不是标了价码的名册,应该也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

“嗯,足够了。“king回答说,他并没意识到这种决定是引发后面两段小小风潮的起因。

酒吧演出之后没几天,朴振英将影舞者推出了。朴振英个人经济实力不足,可是他的舞蹈实力在韩国舞者当中排位也是非常靠前的,配合上king的作曲,一下子就夺得了人气歌谣周榜冠军的位置。这支舞曲他自己都不知道实际作者是谁,但立即引起了几个人的注意。

king当然首先注意到了,购买者是朴振英他早就知道了,那是个识货之人。他也很想了解朴振英有没有资格将自己的舞曲发挥到最高,于是在舞曲发布的时候他仔细地了。“很不错,这种舞风跟曲子十分配合。”

“既然社长这么说,来这个朴振英是要声名鹊起了。”李治仍然在恭维。

king点点头,“现在韩国的歌坛基本上还是没有经过开发的处女地,水平比起世界来说差距还是太大,有这么一位solo舞者出现,应该引起不小的震动。弄得不好,韩国新曲风的时代就会开启了。”

最初,李秀满对朴振英推出king作曲的歌虽然感到意外,却并没有立即达到极端重视的程度,但是两天后,随着歌曲在韩国迅速转化成为最强流行歌曲的同时,朴振英宣布准备自建经纪公司。李秀满这次开始正视了。朴振英及其背后的人物,也拥有相当的娱乐关系资源,趁着这次名声大噪之时突然决定开组经纪公司等于是又多了个威胁。

接着就是卖掉歌曲的三个伙伴了,朴振英这次歌曲引起的反应确实不小。他拿到歌曲之后用了这几个月时间来进行包装,足见他的重视程度之高。现在他只是推出了一支单曲,把曲子更加有力地凸显了出来,造就了极大的成功。而在这支曲子风靡整个韩国仅仅一周时间以后,朴振英拍摄广告的身价翻倍了,从一亿元上升到2亿元,在当时来讲已经是最顶级的身价了。从保守估计,朴振英从中可以获得的短期利益就超过十亿元,已经足够朴振英支撑一家经纪公司了,至于长期带来的利益更加无可估算。李孝利他们现在才算是真正了解到king所说的价值六亿的曲子绝非虚言。

“社长,这支曲子真的这么厉害啊,”雨天为之咋舌了,“什么时候也可以给我们做上一支呢?”

“做了你们得有资格用,”李治说道,“社长做得曲子至少是给顶级歌手使用的,你们?现在还差得远呢。”

king点点头,“这个有什么着急,当你们可以用到我的曲子的时候自然会有。现在先准备好你们的正式表演吧。”

首尔秋季时装文化节也算是首尔服装界的一场盛事,是属于比较务实的服装展,那些服装都是可以真正穿出大街上的时装,而不是仅仅放在舞台上观赏的那种,也是首尔时尚界的路标之一。king在展会之前通过电视和报纸将自己练习生的照片登载了上去,作为展会的宣传照,顿时吸引了人们的眼球,有不少本来没兴趣参与的观众也都出现了,其中一个就是李孝利,她在des公司出发去现场的时候被king逮住了。

“李孝利,你在这里干什么?”king面色不善地问道。

“我要去紫枫和雨天表演啊,他们两个第一次登台让我去吧?”

“进去要门票,我们没有多余的了。”king严词拒绝。

“不需要那么多吧,”李孝利微笑地着他,用哀求的语气说道,“到时候雨天他们都上台表演了,我坐在台下应该没影响吧?”

“可我为什么要带你去?”king仍然是拒绝,但是他自己都不清楚,语气已经轻了许多,“好像没有带你去的理由。”

“有啊,”紫枫适时说道,“有李孝利在台下打气,我们的压力没那么大,表现得会更加好。”

“是这样么?”king向雨天。

“当然是了,”雨天赶紧附和,最近他形象大变,也比以前机灵了些,“有李孝利在台下,我们一定可以以最佳状态出场。”

“这样的话,那就去吧。”实际上,king反对李孝利去参加时装展的心思并不很重,可是在这时候他们都没想到,李孝利这次前去,给予了她第一次展现了作为天才艺人的机会。

时装表演的模特队有四支,des公司是第二支出场的队伍。练习生们早早地到了后台,准备自己换装的衣服,按照顺序放在指定的位置,以便一下场就可以立即进行更换。des的管理层和李孝利则坐在前排的位置等待正式开幕,眼着时间就已经快到了,组委会突然有人找到了king。

“刘社长,这次出了点麻烦,可能要您帮忙了。”

“这都快开幕了,出了什么问题么?”

“我们今天的四支模特队中的第四支突然临时对大会宣布不能按时抵达,大会对此没有丝毫准备,我们希望des可以在人员方面予以协助。当然,报酬我们会额外支付的。”

“为什么是我们,不是还有两支模特队么?我们可并不是专业的模特队伍。”

“刘社长,您知道大会这四支队伍是轮番上阵的,如果用第一或者第三支队伍,在时间上都与第四支队伍有交接的地方,在准备时间上会来不及,只有您这支队伍可以安排得过来。”

king了james一眼,说道,“好吧,既然是大会的困难,des公司会尽量帮忙,一共需要用几个人?是六个人都要上么?”

“准确的说是要八个人,三个男模特,五个女模特,大会还要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james插嘴道,“人选不是现成的么?”

(首尔秋季时装展召开了,但是大会突然遇到了困难,有一支模特队伍因故不能参加了。需要des公司加倍演出,同时,还有两个模特的缺口需要补充,那么…。)